生死一线间

发一组德慧道场张讲师讲述

生死一线间 生死一线间
生死一瞬间第一集 生死一瞬间第一集 生死一瞬间第二集 生死一瞬间第二集 生死一瞬间第三集 生死一瞬间第三集 生死一瞬间第四集 生死一瞬间第四集 生死一瞬间第五集 生死一瞬间第五集

出版社编者的话

上天降道的因缘,除了救劫,还要令所有生灵皆超生了死、归根认 一。白阳弟子虽有明师一指的天命加持可带业归天,但仍须凭藉着精进不懈的修持,及更深、更广、更坚定的应力与承担,方有足够的功德抵挡业力之追讨。值此佛魔交会的末后,白阳弟子虽有参办了愿,却仍显私心我执过重,心量不够宽广,未能流露一片天心、认理实修,愿力与禅定的功夫太过薄弱,一旦业力现前时,即身心慌乱、无所适从;尤其当面临生死离别、疾病缠身、财色考关时,如何牢守意马、不动一念?这些都考验着末 后修办者平时所下的真功夫,以及对“天命”的正知正解。

上天为了帮助末后修办者能于考验困境中提升心性、消劫解业,故藉着诚心修办道的张讲师之生死见证,再次启发白阳弟子的愿力与修行功夫。我们先天的根器都很好,但后天的脾气却大于根器。如何修办中渡尽自己的习气与妄念?张讲师说:“后学以前的脾气非常大,很喜欢生气,做事很快;人家慢了,我就会生气,所以那个脾气把自己的根器都盖住了。”再返观自己,是否能于热衷参办了愿中,战胜自己的习气,如实的解脱生死?

张讲师在发愿到国外帮办道务的这些年,可说是勇往直前、从无畏缩。去年八月因随驾点传师到马来西亚开办法会,在完全没预警的情况下陷入生死的边缘,一缕魂魄飘过一道白光,看见佛魔大对阵、众生被业力追讨,以及诸天仙佛连结在一起,还有弥勒真经救人的情景,让他面临超越生死的大考验,深切体悟“天时紧急、因果追讨”,及“一片天心、连结同心”的重要,更肯定“明师一指”的殊胜与祖祖相传的“三宝修持” 妙用,尤其更警觉到“自我观照”的重要性。

我们不能以为来佛堂参班、配合办事,就是在修办、行功了愿,或在家潜心自修就能平安无事;原本身强力壮又致力于修办行列、负责道务的张讲师,也会有业力找上门的时候。谁也难保证尚有多少累世以来未偿还的业力,到底其中的哪一个会在此时此地找上自己?因此张讲师说:“平常间常无事时若不下功夫,临难时如何过得了关?”老 云:“千条路万条路 无有生路”,张讲师恳切的说:“我们一直在人世间自以为聪明的走迂回 路,其实没有其他的路了!唯有在‘不思善不思恶’的当下,循着善、恶中间的这道‘真理白光’,才有往上升的空间。”想要走在“真理的白光”上,平时就必须认理实修、真功实善,修回那个“无念、无住、无 我”的清静本心。上天念在张讲师对修办道的诚心,让他过了这个生死大关,也藉此因缘传述上天的讯息,并提醒现今修办者加强内外功的修持。

本社在听完张讲师的现场录音后,深感末后人心惟危、道心惟微,若无真功无实善,愿立不够深广,认理不够真切,修行不够扎实,想要躲过因果业力的讨报实属不易。故而振笔疾书,腾下录音文稿,略做段落与标题之整理,保持全文之本意及《生死一线间》之课题原名。本书将以结缘 赠送之方式付梓,以符上天警示末后修办者的本意。恳请各方前贤大德共 同护持、广为宣传及助印,作为末后修办的指南。

明德编辑部谨识

目录

标 题 页

* 人与天的“一线”之隔!

* 业力不让我出院

* 业力的“现世报”

* 功德回向的转变

* 身心灵一贯之道


发一天元 张达夫讲师亲述

* 人与天的“一线”之隔

- 除了明师一指 , 还要有更 深、更广、更坚定的愿力与 承担。

感谢天恩师德、祖师鸿慈,屏山天元宫三老点传师大德,及点传师慈 悲,并沾了各位前贤的光,才有这个机会让后学讲说这一场病的“生死一 线问”因缘。

记得以前常听人说:“天人永隔”,顾名思义是说:“人死了,就与人世间永别。”可是再认真想一想,天与人怎么会永远隔开呢?当自己未曾身历其境时,怎样也感受不到那种无奈与惶恐。如果你不懂得天与人的关系,也会掉进这个无明的黑洞里。天与人,本来是合在一起的,为何现在会永隔?当你站在生与死的那“一线”时,你就会明白。为什么后学会把这堂课定名在“一线间”呢?因为后学真的在飘过了那一条线之后,才知道原来人与天真的有“一线”之隔!

我们每一个人在还没出生前,就开始做选择,你可以决定要不要生; 但是既然来了,在修行路上,就必须经过所有风波的侵袭与锻炼。到底要怎样才能在生死当中解脱呢?如何在佛魔同显的时代里,从修行与愿力中超越生死、清偿夙业呢?我们能不能从自己所经历的每个历程看到自己与天的人一线间“众生、与上天的使命与因缘?能不能跌倒了,勇敢的、努力的爬起来,再 往前走?对无常的生命,能否生出清净的法喜去重新看待?对众生的苦难,能否发出更深的愿力去欢喜承担?这场病,让后学体认到上天无远弗届的慈悲。我们要超越生与死的这一线,除了明师一指,还要有更深、更广、更坚定的愿力与承担。

* 这场病的因由

- 当业力向你招手的时候 , 逃都逃不掉。

逞强,让我病倒了 !

马来西亚吉隆坡的妙音佛堂在陈点传师带领之下,由原本一群大学生的年轻道亲,毕业后一个个出社会甚或成家立业,虽热衷于道场举办的育乐营、道育班,但在道学及道务上的成长却仍显不够,因此后学默默的许了一个心愿,想帮助这群莘莘学子在修办道上有更卓越的成长。承蒙点传师慈悲允许,让后学在这些年来有机会随驾点传师到马来西亚去办道了原 。

后学从求道到现在,对于许多事向来都很铁齿,也很逞强,常自以为聪明,不太愿意仰赖那无形的天,凭藉着愈挫愈勇的信念,常把自己累倒。这场病,就因为“逞强”才让自己病倒了。

这场病是发生在今年(民国九十六年)的八月四日(周六),后学随驾陈点传师到马来西亚去开三个梯次的法会,出发前因为事情很多,连续好几天一直没办法睡好,那时只觉得身体很疲倦,感觉身体不太对劲,好像哪里怪怪的?但也不以为意,以为只是感冒,睡个觉就好。在出国的前一天晚上还忙到一、二点才睡觉,一大早四点就起床打包行李,匆匆忙忙的赶到机场。才刚踏进桃园机场的大门,就发现整个身体很奇怪,全身开始发热!进到候机室的时候,开始觉得热到受不了,就对点传师说:“点传师慈悲,后学身体很热,可能有问题,要去买个感冒药。”就跑步到一间药妆行,一进去就说:“小姐,有没有治感冒的特效药?”药妆的护士看到后学的脸,觉得不对劲,就说:“先生!先生!你不是找我,你应该赶快去看医生。”后学说:“马上就要上飞机了,怎么看医生?哪里有医生?”护士说:“你刚进来的时候,左边就有个医院。”后学就赶快用跑的过去,那时大概只剩下三十分钟飞机就要起飞了。一跑过去,医生刚好不在,怎么办?只好坐在那边等,等到剩下二十分钟的时候,医生才从楼 下走上来。一过来就翻一翻后学的眼睛和舌头,说:“啊,你感冒了。 于是下了两种药,一个是“退烧”的,另一个是“抗生素”。后学就边跑 边吃,一口气赶上了机舱,是最后一个上飞机。

上了飞机,后学对点传师说:“点传师慈悲,后学感冒,我们不要坐在一起。”于是后学与点传师及几位前贤分开坐,自己一个人坐在另一边。一般人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就是想睡觉;而后学身体不舒服一坐下来,第一件事就是把心静下来,然后用起“三宝”。其实用三宝就像是在睡觉、休息,所以一路上后学的心都保持得很静。在飞机快下降的时候, 烧就退掉了。三宝有没有效?很有效。

抵达吉隆坡妙音佛堂的时候,大概是下午三点多,佛堂的前贤很慈悲煮了一大锅面请大家吃。后学坐下来才扒了几口面就发觉不对劲,身体又热了起来,好像开始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赶快到楼上吃药,再下来端起那碗面,想再吃两口,怎么又来了?放下碗,又跑上去,再抓起药丢 进口里,心想:“这样总可以压住了吧?”却在后学坐到床上之后,就再也没办法站起来了。觉得很累很累,想要到楼下,但那个脚怎样也举不起来,后学心想:“睡一下,可能会好一点。”结果一躺就到隔天的早上。

第二天(八月五日,周日)是妙音佛堂的法会,早上醒来刷牙的时候, 看到镜中的自己吓一跳:“哎呀!这不是我啊?”没有一点血色,知道已经不是原来的脸了!就坐在床上,不敢下楼去。因为那天是新道亲班,后学的脸很难看,怕吓到新道亲,只好把原本要讲的课请别人代讲。这时候后学的身体好像被压制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但楼下整个法会的流程都很清楚。那时的心情是一边用三宝,一边想着法会能顺利成功。 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很忏悔,各位前贤想想,如果有人对你说:“晚上么晚睡!”你会不会乖乖的去睡?根本不会听,而且你还会不耐烦 的应付应付说:“好啦!好啦!”然后依旧赶着自己身体很硬朗,只管忙自己的事,后学当时就是这样,才让自己病倒。

不知名的病菌入侵

法会毕班当天,前贤们赶紧送后学到拉曼学院附近的诊所,医生一样给了抗生素和退烧的两包药,回到佛堂抓起一把吃下去,过了一段时间, 仍未感觉好转。第三天(八月六日,周一)身体稍微好了一点,但到了中午 又不行了。陈点传师说这样不行,就请台湾来的胡讲师、和丰的彭坛主等,帮后学刮痧,刮到全身瘀青,没有一点知觉,就这样又撑了一天,心 想睡一觉可能会好。

隔天第四天(八月七日,周二),点传师看情行不对,赶紧请前贤送后学到医院,找了几家诊所与医院都不敢收。他们说:“你不是送来这里的,你要赶快送去大医院!”恰巧几家大医院的床位都满位,只好送到一家贵族的“英格医院”。刚送去,后学一看到救护床,才躺下去就不醒人事,一进去就是十二天的加护病房。

刚送进去,医生说可能是细菌感染,但检验不出是哪种细菌?因为当时病情很危急,只好打抗生素,先抢救再说!结果运气不错,暂时把病情压制下来。前后十二天的时间,后学身上共打了十几种的抗生素,到现在全身上下都是毒,一直到回台湾之前医生都还验不出是哪种病菌。第二天,医生就发出“病危”通知,要停止医疗,后来是点传师代为签字才继续医疗。

刚进去加护病房,后学全身上下酸到不行,整个腰好像快要断掉了, 好像身体要被切成两半。这十二天里,有时醒来眼睛睁开知道是加护病房,阖上去又不醒人事。陈点传师忧心如焚,除了要进行既定的法会与林林总总的道务之外,白天还要到医院张罗找医生问情况、想方法,又拜托 星、马、台三国的点传师帮忙叩首、念经、渡人回向等等,任何可以做的都想尽办法做了。听说陈点传师忙到晚上回佛堂时才偷偷的躲在房间里掉泪,后学后来知道心里很难过;后学何德何能,凭什么让点传师、让那么多人,甚至求上天帮忙?自己的业要自己承担,生病是脑袋先病了,老师说过:“真病无药医,假病不用医。”那时病房里的后学,就像一个被保护的婴儿,根本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听说,那时大家的心竟凝成一气,已经管不到自己的劳累了。

* 踩到人家的门头

那时后学全身上下贴满了探测器,不知有几十只针插在后学身上, 这时才警觉到:“当有一天你的身体不能自主时,怎么办?”从来没有这样痛过,全身痛到根本就不是你所能掌管的,连想喝一口水都没有办法,因为整个嘴与舌头全部胀起来,也长了很多的舌苔。向来后学的身体一直都很强壮,跟蛮牛一样,从来不曾喊过累,就在那个瞬间,就像美国的“九二一”事件一样,瞬间垮下来!原因在哪里?为什么会倒在马来西亚而不倒在台湾?当业力向你招手的时候,逃都逃不掉。当你的身体不能自主的时候,有可能是业力已在向你招手。在我们每个人的累生累劫里,迟早都要碰上,那时你就不能说:“我以前做的,我现在不管。”我们要想,当业力现前时,我要凭藉什么来解脱?凭藉什么可以过关?

那十二天里,不管是台湾或其它地方的亲友都用尽各种可能的方法, 除了金钱帮助、渡人、印善书与弥勒经、念经、印首外,连求神问卜也来了,他们无非是想帮后学啊!后学的母亲及公司同仁们去问回来的讯息都一样:“到马来西亚踩到好兄弟的头”,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后学在马来西亚帮了很多人,让他们躲过了一些不好的因缘,所以这些业力不高兴,只好找后学算帐,这是后学自己要去承担的,其实,不就是自己的业力找上门了?

* 业力不让我出院 : 所有的结果 , 在后学心里没 有任何的一点怨言

意识田里的因缘。

就在外力干扰得身体不能自主的时候,自己的业力也趁此机会嘎上。 后学感觉到很多东西在身体里面窜来窜去,根本无法控制,醒一下又睡着,醒时就告诉医生:“我要出院!”但是,“它”压着你,不让你出院,一直在半梦半醒之间。这些窜来窜去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不知道! 只知道“它们”压着后学,不让后学出院。

在陈点传师把后学病危的讯息告诉几位点传师的同时,其中有一位从台湾到泰国办道的冯点传师听到这个消息后,就把在泰国渡了两百个人求道的功德回向给后学。在做回向时,请了坛,大把香一插,佛堂内一点风都没有,那大把香的火焰竟然乱窜,跑来跑去!冯点传师吓一跳,拿起数位相机把所有在鼠的东西都拍起来。哇!原来里面有非常多的动物。

为什么后学会这么肯定说照片里的火焰有动物呢?当后学看到这些照片的刹那,便不假思索的感应到后学意识田里小时候曾经造作过的因缘, 那个影像如闪电似的出现,如今它竟跟着我!找上我!它们就是那些不让我出院的业力。在我们起心动念的隐微处,随时都在造因果,可能我们认为那没什么,只因为民情习俗、为了活下去,还有老祖宗流传给我们的, 不都是吃鱼吃肉、有什么吃什么吗?但是我们却不知道,在意识田里的种子已经召感业力,让我们很难出离生死;当我们最虚弱的时候,业力就入侵,威胁我们的生命。以下叙述的,便是后学与那些业力的前因后果。

虾子让我痛断筋骨

图1. 虾子让我痛断筋骨

这是一只虾子(图1),可以看到它的眼睛,上面有一个须,脚是弯的,后面是它的尾巴。后学是住在台湾的阳明山上,小时候家里非常的穷,穷到从来都没有吃过肉。想吃肉怎么办?自己要去想办法。后学从小就很聪明,到溪里去抓虾。怎么抓?抓起一枝螃蟹草,把蚯蚓穿过去,放在溪水里面,等虾子游过来时,再把螃蟹草拉起来,然后从后面把虾子捞起来。每一天都去巡视那个溪仔,那整条溪可以说都是后学管的。每抓起一只就把两只脚折断丢掉,然后扒它的壳,吃它的肉。难怪后学一进加护病房,从皮肉到筋骨,全身酸痛到好像要被切成两半。

就这样抓了非常多,但抓回来的虾子并不是后学自己吃。那时只有一个心,家里没有东西吃,所以想抓回去分享给自己的兄弟姐妹。因为后学很会抓虾子,每次大家要吃虾子,都会来找后学,那时还以为很了不起, 谁知道,竟成了现在要来杀后学的业力!那时怎样也没想到,自己再好心,自己所造下的业,结果还是要自己承担!

八识田里的蛇

图2、八识田里的蛇——蛇头!

照理说,八卦炉在下面,火舌应该往上冒,但这个火舌(图2)

却是往下,这是一个往下窜的火舌,而且下面有一个嘴巴开开的舌头。这一条是蛇!当时多在加护病房,冯点传师打电话来问:“张讲师,你以前有没有吃过虾子啊?有没有吃蛇啊?”那时后学还不太能讲话,只能很轻的回答一个字:“有”。

后学跟蛇也有一个因缘,记忆里面的这一条蛇很特别。小时候有一次在溪里抓虾,顺着水一层一层的往上爬,一区一区的钓着虾。突然抬头看到一条很大的蛇,大概有手腕那么粗大,就躺在溪的那一边戏水,好像很舒服的样子。后学“哇”的一声,整个人吓一大跳。就在那个同时起了一个歹念:“这条,把它抓回去!太棒了!可以养活很多人。”各位前贤, 当你念头在动的时候,会不会去执行?所谓“心想事成”,当你的念头在动的时候,要特别注意,你自然会去执行。于是后学找了一根很长的棍子,站在下坡,拿起棍子就往蛇身打上去,刚好打在蛇脖子七寸的地方, 整条蛇就在水里面“啪啦啪啦”的一直转,因为它已经不能动了。

蛇杀掉之后,就用山藤把它捆在棍子上面;可是那时后学的个子很小,蛇很重,就出现一个非要不可的力道-硬扛。爬也要爬回去!现在回想过来,今天我们都求道了,只有求道,没有回理天?那真是笑死人了。爬也要爬回去啊!那时就凭着那股硬扛的力道,很辛苦的背着蛇往家里的村子去。到了村里,大家看到:“哇!哇!好大的蛇,好大的蛇。” 大家都很高兴“有肉吃”,这下有肉吃了。后学就拿一个楼梯爬上去,把蛇绑在电线杆上,然后用番刀从蛇的脖子开始拔下蛇的皮,就这样一直拉 一直拉,蛇血喷出来,到拉不动了,就叫下面的人帮忙拉。那时村子里大概有几十个人围过来,大家都在想要蛇胆!后学就站在楼梯上说:“蛇胆谁要?谁要?”大家都很想要,可是只有一个啊!怎么办?后学就很调皮的作了一个动作“咚”!丢进自己的口里,就说:“没有了。嘿嘿!”大家说:“啊,骗人的。”然后再把那个蛇一截一截的剥下来,放在一个大的水桶, 再丢进姜丝,让村里的人去吃。

其实,后学也没有吃到蛇肉,只是吃了一个蛇胆,可是这蛇就找上后学了。它在意识田里跟我一辈子,在累劫里,它是存在的,拨都拨不去, 在后学生死关键的时候,它出现了。过去我杀他,现在要还给它,所以后学住院时,全身痛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吃身上的肉,好像要把后学的肉吃光光。刚进去医院的时候是八十公斤,十几天出来剩下六十六点五公斤, 身体的肉到底跑到哪儿了?真的是被吃光了。如果您也曾经吃过别人的肉,赶快忏悔。

* 鳝鱼与肝脓疡

图3整群的鳝鱼

这是整群的鳝鱼(图3),头是抬起来的,鳝鱼放在水里面都会抬头这样看,这是鳝鱼的姿势,这姿势后学永远不会忘记。因为后学从小家里就是耕田的,田里有很多鳝鱼和泥鳅,只要爸爸在前面犁田,后学就提着水桶跟在后面一直抓,抓得整桶满满的提回去。有时候抓到大条的就带回去吃,小条的就从尾巴咬一下,吸三口它的血,再把它丢回去,这样它还可以活;如果下一次再被后学逮到,就先看看尾巴是不是有被咬过?若有咬过就放了它。虽然它还可以活命,但我却分享了它的血。以前小时候的家境,真的穷到不行,每天都吃蕃薯和地瓜叶,有这东西吃的时候,当然不会放过,如今想起来,真的很对不起!

鳝鱼抓回去先放在水里二、三天,然后起油锅把它丢进锅里,鳝鱼的身体马上弓起来成为一个圆圈圈。后学在加护病房十二天无法出来,就是因为肝脓疡,长了三颗一直在长大,导致全身受到感染;其中一颗就长在肝脏动脉的旁边,不能开刀,只能用一根很长的针从背后插进去,然后把脓导流出来。

在第二次手术时,那颗七公分的肝脓疡长大为十公分,所以又要做一次抽脓。那时后学已经回复知觉了,看到那根针时还不知道害怕;推进手术室,衣服换好了,医生就很轻松的拿起那根针在手里把玩,转啊转的问:“你怕不怕?”后学说:“不会啊!还好!”医生跟后学一边聊天,等后学不注意时,那根针就从背后戳进去,“哇”!后学整个身体瞬间挺起来,就像那鳝鱼被油炸弓起来的模样,“哇”的一声叫出来。

医生把抽出来的脓装一装,只管在旁边看他的报纸。那个医生是个华人,会讲华语,很像白色巨塔里的主角,很冷的脸,好像没发生过什么事似的。旁边的几位工作人员对着后学翘起大姆指说:“你有够勇!受得了!”后来才知道医生没给后学打麻醉针。为什么不打麻药?医生说: “这样伤口比较快好!”果真,三天之后伤口就愈合了。他们好像把后学当成动物一样的宰杀,想当初后学杀鳝鱼的时候,也是没理会它们的感受,吸了它的血,还把鲑鱼放到油锅里炸得弓起来,没想到现在轮到后学也要抽胀痛到弓起来,是它们来向后学讨报了!

* 利牙的松鼠

图4利牙的松鼠——松鼠!

这个两边有耳朵(图4)是会飞的松鼠,台湾人说“飞狸”。后学因为从小住在山上,所以很会捕兽。松鼠每次看到后学都跑得很快,只要瞪它一下,它就跑了。为什么?因为当我们要捕兽的时候,身上就散发出杀气。后学在国中的时候,不小心弄到一把铅弹的猎枪。后学最喜欢打的,就是松鼠。因为它常躲在树林里,当它头一伸出来,“ ”!一枪,刚好掉下来。有时候打到肚子,它就“歪!歪!歪!”叫,掉下来。后学养了一条狗,那条狗很聪明,松鼠掉下来的时候,就跑过去把它叼回来。

后学小时候吃了非常多的松鼠,抓到以后,就把它敲昏,然后把皮剥下来晒干,拿来当领巾,拿到士林去卖。但是松鼠的门牙很厉害,只要被咬到,血就用喷的,后学以前抓它的时候要压着头才能抓住,然后把它加 上链子带着出来玩,结果一压就被咬到,这个痕迹还在。求道后才知道, 所有动物都不是给我们吃的,造了因,果就一定会呈现,不要冀望能跑得掉!

* 业力的“现世报”

图5业力的现世报——竹鸡!

这张照片(图5)有个头在最上面,有尖尖的嘴巴,后面是一个 冠,有一个脖子,脖子的左边是翅膀,下面是它的胸腔。这是在田里跑的田鸡、竹鸡,它们会在山上的田里发出“叽勾柺!叽勾柺!”的声音,后学一听到这声音,就知道它们在哪里。然后设了一个长笼子的陷阱,再用稻谷远远的抛一粒米引诱它,一直抛到笼子里面放一撮米;因为足鸡是群居动物,每次出来觅食,都有一支先锋部队跑在前面看到有吃的,就赶快回去找同伴过来。当全部的竹鸡进来一吃,“ (kōu)”!后学用脚一踩,整个门关起来,就这样抓到整群,所以后学是抄家灭族的凶手,这是后学以前做过的事。

后学从小就很会做生意,什么叫“做生意”?以前后学上小学所带的便当,里面都是萝卜干。现在有了竹鸡肉,就把它煮好了放在便当里,拿到学校对同学说:“来!有没有人吃过竹鸡?”没有人吃过!有钱人家从来没吃过这种东西。后学又问:“有没有人要吃竹鸡肉?”“有,有。我要!我要!”后学说:“拿卤蛋来换。”后学就撕下一片给他,换来一个卤蛋,再撕一片,又换一个演蛋,整个便当就装满卤蛋, 带回去给妈妈、兄弟姐妹吃。后学从小就很会做这个事,为什么?因为家里很穷,必须要做这些动作。

各位前贤,如果你是山上长大的小孩,应该都很能够了解后学这个心情。从小穷怕了,就知道怎样让家人过好日子。难道这样错了吗?事实证明这个因果就找上后学。能不能怨?不能怨。因为这是自己甘愿做的,所以要欢喜来受。自己所造下的业,还是要由自己来面对,不是别人能代替的。是自己跟人家结了这个缘,要不要还?当然要还!这一场病,给后学很大的启示:所有的结果,在后学心里没有任何的一点怨言。我们常说:“菩萨畏因,凡夫畏果。”不要等到果报现前时才来恐惧担忧,而是在念头将起未起时就要察觉遏止;也不要以为眼前没有报应就随心所欲,只是果报来得早或来得迟。而后学在加护病房的十二天里一直无法离开,就是因为业力的“现世报”,不让后学出院。很感恩上天悲悯后学过去的无知,让后学有早日消业障的机会。

* 加护病房的十二天

- 当面临生死交关的时候 , 您凭仗什么过关 ?

累劫中的哪个业力会找上你?

后学是在抵达马来西亚的第四天八月七日(周二)住进吉隆坡英格医院,住院的主因是得了“肝脓疡”,在身体没有免疫力的状况下,坏的细菌跑到肝脏,长起脓包。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体里面,从嘴巴到大肠,总共有一千多种细菌,到底哪一只坏菌会找上你?不知道。我们累世以来那么多尚未偿还的业力,到底哪一个会在此时此地找上你?谁都不知道。

后学的业力就在身体最脆弱时迅速躲进肝脏,长了三颗很大的脓,第一颗十公分,就跨在肝脏动脉旁边,动脉里有很多细菌,引起全身燃烧,过去从来没有的疾病,那时全部出现,诸如:高血压、糖尿病、肝衰竭、 胆汁分泌失常、膀胱无力、胰脏发炎、脾脏肿大、心律不整、肺积水,肾脏积水很严重,肾指数差一点就飙到五百要洗肾,胆脂数高达七点多,医生不敢开刀,全身所有器官都衰竭。

住院的前几天全身是蜡黄色,眼眶全黑,眼球是红色的,全身插满了针、探测器,好像被绑架一样,神智不清的躺在病床上,只要进加护病房看后学的人,一出来都在流泪,因为后学的那个模样就像快死掉的人。进加护病房的第一天,医生就说:“这人根本没救了。”因为他从来没看过这样的病历,每天医护人在后学身上抽两大管的血去做细菌比对,但一直研究不出是哪个菌在感染?一直到后学回台湾的第二天才找到那个细菌, 把报告寄回台湾。

面临生死抉择的态度

在加护病房照顾后学的前贤,看到后学还在睡觉就想把后学拍醒,赶快醒过来吃点东西,才有体力抵抗病菌。但是后学大部份是眼睛睁不开, 很昏沉,嘴巴又沾满舌苔,又龟裂,喉咙又痛,很难进食,有时很勉强吃一口,又昏睡过去,又打,再吃一口,又昏沉,每天都由几位前贤轮流照顾。其实那时候根本没办法清醒,整个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怎么醒?就这样过了十天不醒人事的日子,到第十一天才醒过来。

我们不要以为自己很强,当你在那个时候,连大小便都没办法自主的时候,只好任它“九空长流”。等到护士进来帮后学换身上的衣物,三两下翻过来转过来,裤子脱下来,那是完全不能自主的。这个时候还有没有尊严?都没有。那时只知道护士小姐来了,就乖乖的听她谆谆教诲。

那时后学不想让家人知道,怕母亲一知道后学的事情,一定会很 烦恼,很痛苦,很难过,后学只好说:“点传师慈悲,不要告诉后学家

里人。”但是医生说没有家属签字,没办法继续做医疗,一定要通知家人过来。点传师就赶紧打电话回台湾,到第三天后学的太太和女儿从台湾飞过去。在后学太太要签字同意开刀时,后学太太跟后学说这时候是她这辈子最重要的时刻。因为她签了那张纸之后,先生到底会生还是死?她不知道。

当您面临生与死的抉择时,您可不可以很认真的去面对自己?而我们对于“超生了死”这件大事的态度又是怎样呢?那个时候如果后学的太太没有签字,医生就停止医疗,也就是等于叫你把病人抬回去。第一次是 陈点传师代签的,到了后学太太签的时候,是要进入手术的阶段。手术是把肝脓疡一桶一桶的抽出来,再放进一条导管,让它导流。当后学醒过来,张开眼睛看到病房灯光的那一刻只有一个念头:“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业力不让我用三宝

在刚醒来的时候,柯姐在旁边喂后学吃东西,她一直说:“吃啊!吃啊!”那时十二指肠黏在一起,根本没办法吃,只能喝一些流质的东西, 有时只喝了一口就昏倒。那时后学真的很想用三宝,但是每一次要默念五字真言就昏倒,手一抱合同就松开、昏倒;想要集中精神用三宝,但是没有用,一用就昏倒,业力根本不让后学使用三宝!那个记忆,好像散掉样,没有了?所以,当我们面临生死交关的时候,要凭仗什么过关?白水老人说:“有事办事,无事守玄”,平常无事时若不下功夫,临难时过得了关?

功德回向的转变

住院期间,医生帮后学做了一个手术,就是把尿管塞起来,身上产生的尿液都在体内,没办法排出来,痛到十二指肠绞在一起,一直到回台湾住进台大医院才感觉整个肠子松开了,但却十二指肠出血。那时后学的脚肿得跟猪脚一样大,全身都水肿。等转到普通病房时,所有前贤一进去就开始帮后学这里抓那里按,每一个手指轻碰皮肤的地方都很痛;每个人一进去就手忙脚乱的给后学热敷、抹润肤乳液、按摩膏。依照后学这么危险的情况,为什么可以在短短的十二天就离开加护病房?这要感谢所有星、 马、泰及香港、台湾的很多前贤为后学磕头,做了很多的功德回向,才让后学的病情急速好转。

* 加护病房的十二天

从台、星、马、泰几个国家所传过来的讯息,得知所有前贤们的真心相助。在后学正危急的那段期间,点传师慈悲在佛堂连续点了十天的佛灯,所有的前贤,包括后学的太太与女儿都轮流守佛灯、续香,参与抢救行动。十多天下来,几位前贤都瘦了一圈,又让陈点传师奔波劳顿,受累操心,后学真的很惭愧也很感恩。到第十天就看到后学的身体开始有好转的迹象,第十一天终于可以从一等的加护病房转到第二等的加护病房,到了第十三天就转到一般的普通病房。真的很感恩所有的人,他们只有一个心--要后学赶快好起来。后学没办法一一去向大家致谢,这个恩情后学只能说“杀身难报”,也只能用剩下来的有限生命来报恩了愿。

* 上天的启示 :

- : “千条路万条路无有生路” , 根本没有其他的路了 !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我们现在所居住的这个空间叫“第三次元”,因为后学的一缕魂魄飘过了那个空间,所以知道再上去还有一个上升的空间。我们常讲“清气上扬,浊气下降”,所以修道一定要往“上升的空间”走,保持现有的清气,才能够往上扬。但我们所居住的第三次元空间,就像个蜘蛛网,我们每一个人都在这名利网上做功夫。我们求了道,美其名为“修道人”,但有真正在修吗?我们修的是什么?什么叫修道?我们都还在这个名利网里面,不能够解脱。如果说点传师要我们去哪里办道、成全人,你说:“不行啊!我没空啊!”这样是在修?还是来凑热闹?

我们都被困在一个像蜘蛛网的“网罗”里面,可不可能逃得开?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刍狗”是谁?就是我们!万物之灵首的我们, 跟其它动物没什么两样,当天灾来的时候,你没办法逃避,随时都有可能被收杀。你愿意是那个人吗?你愿意是那个刍狗吗?不愿意对不对?所以一定要赶快找到你的解脱之道,找到真正的我,不要再当那个随波逐流的人,才能出离生死。有一条路,可以上升到一个安全的空间,躲开所有的劫难,让你出离生死。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空间?是一条从上天垂降下来的白色光,很大! 很亮!跟着那条白光往上绕就很安全,后学把这道白光比喻成“真理的白光”。

佛魔大对阵

那是发生在第十三天晚上八点的事情,后学的灵进入那道白光!

那天点传师及前贤们都到怡保的紫明佛堂去开法会,只留下一位杨姐在病房照顾后学。那天晚上,整个病房怎么一下子红灯,一下子黄灯,一下子蓝灯,又绿灯又黑灯?后学才:“耶,奇怪?”立即在后学耳际闪出一 一个声音:“赶快念弥勒真经!”因为后学的嘴巴肿得像猪一样,舌头很厚,根本出不了声,所以就请杨姐赶快念弥勒经。杨姐说:“好,念弥勒经。”她拿了就开始念。那时杨姐很想睡觉,念到最后是边念边打盹,后学看她睡着,就敲那个床,用很微弱的声音喊:“再一次!再一次!”杨姐就这样一次一次的念,一直熬到清晨五点多。杨姐说:“张讲师,可不可以休息一下?”我说:“不行!再一次。”过没多久,杨姐说:“可不 可以上个厕所?”后学说:“好,去上厕所。”但出去好一阵子怎么没有回来?后学心想,可能是出去溜鞑活动筋骨一下,这时后学竟然哭了?而且感觉整个身体都不对劲了!过一阵子看到杨姐进来,后学哭得更伤心, 像小孩子看到亲人一样哭得很伤心。杨姐说:“你不要哭!你不要哭!弥勒经,赶快念弥勒经!”为什么要她一直念《弥勒救苦真经》呢?因为只要一念弥勒经,后学就不会痛了,但现在杨姐出去,没人帮后学念了,而且后学眼睛一闭起来就有很多可怕的景象出现在眼前。

那天晚上,后学看到非常多的人,有仙佛,也有人,还有很多的魔子魔孙,然后闪来闪去。只要头上有一个小小探照灯的人,就可以跟着那条白光往上走,很安全;没有灯的人,只要他的念头一跑出去,就突然有个东西从外面伸进来把这个人夹走。除此之外,还看到仙佛。后学一看到仙佛就像看到亲人,拼命喊:“救命啊!”但是一转身到另一边,怎么都是魔?都是长得很难看的魔。也有黑黑一大块会伸出一个吸盘来吸人的东西,后学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很奇怪,一直在那边跑来跑去。因为那些东西都很可怕,所以后学就一直往上绕着跑,边跑边看到旁边有人突然被一个吸盘吸掉他的头发,流血了?怎么办?有鲨鱼闻到血的味道, 就“滴滴哆哆”进来要挟他;也有鱼被拔掉鱼鳞,一样是流血。后学看到这情景,哇!不得了,赶快跑!不跑,怎么办?跑到这边喊“救命”!跑 到那边就闪过去,一直在躲猫猫,只知道赶快跑!赶快跑!

后学看到整个时空里充满了无边无量的众生,就像我们所说的 “九十六亿”众生,全部都在那个地方。一边是仙佛,另一边是要吃人的怪物,一边要抓人,一边要救人,就像“佛魔对阵”,随时会触发大战的情形,每位仙佛都很紧张。仙佛一个紧接着一个,大家都连结在一起,一圈一圈的,连结在很多的空间里面。但是奇怪,很多仙佛的宝剑怎么都出鞘了?祂们都拿在手上,看样子是准备砍人了。这时才发现那个气势不对,哦!原来祂们是在“守住自己的岗位”。这些仙佛,有的坐在莲座上,有的站在莲花上,有的则是站在云上面,也有赤脚飘在虚空中荡呀荡的。这情景看起来就是,你有多大功德就做多大的事、坐多大的果位。每一位仙佛都各据其天,镇守住自己的岗位。

紧随真理的白光

在看到佛魔对阵的当下,后学很怨仙佛:“为什么喊救命,仙佛都不来救我?”好像自己很特别,我是修道人,我是你的弟子,仙佛一定要来教我。那时后学向仙佛求救,但是祂们没办法救后学,爱莫能助!他们只用眼睛告诉后学:“加油!赶快往上走!”后学那时发现不对劲,为什么仙佛不救我,反而叫我赶快走?原来是自己的业要自己了,仙佛没办法帮你,所以后学就赶快往上面冲。现在想想,我们无功无德,凭什么要仙佛来救?我们更不能以为求道就是拿到一张万无一失的保证牌,自己一点愿力、修行的功夫都没有,凡事都拿仙佛做靠山。

后学原本是喊救命,但后来连喊都不敢喊,为什么?因为突然感觉到佛魔对峙的中间,有一个空间是我们可以生存的!这是一条“中道”的白光,也是老 降下的这个“道”,让我们有回天的路可以走。这一条光,后学把它叫做“真理的白光”。唯有在善、恶的中间,“不思善不思恶”的当下,循着这个中间的白光,才有往上升的空间。老 讲过: “千条路万条路无有生路”,根本没有其他的路了!我们都以为还有其他的路,可以在人世间自以为聪明的走迂回路,但是现在这整个时空都是满满的,不是佛的这边,就是魔的那边,没有其他的路,这个关系已经存在了。

求道时点传师为我们点开的那个地方有个光,有光的人不会被抓走, 可以跟着这个白光往其它亮光的地方去,没有光的人一看到白光眼睛就睁不开,整个人被抓走。很特别的是,那个白光像个漩流一样,是会动的! 当它晃到另一边的时候,这边就没有光了,脱离光的人很快就被吃掉。看到那些被刷掉的人,后学的心好难过!好痛!因为没有能力救他们。后学躺在床上,眼泪一直掉,等后学醒来的时候,整个枕头是湿的。杨姐说: “张讲师,你怎么一直在流眼泪?”因为后学看到很多人就这样不见了, 那么多的兄弟姐妹被漩到黑暗地方,一下子就不见了。

这时后学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天时紧急”。如果我们还有亲朋好还没有渡的,请尽快!因为时间真的不多了!“明师一指”打开我们这一 窍,才有这个光引导我们回天,因为紧随着“真理的白光”才能够回去。我们身边还有多少人还没有光?这是我们要做的功课,如若连这个慈悲心都没有,那我们得到这个光又有什么了不起?如果不是老 降下这条通天之道,我们都不可能回得了天。

冲出生死线

最后,后学冲出了那道白光,看到另外一个界线,后学把它定名为 “生死线”。冲出之后看到另外一个景象,是耀眼的“金光”!因为太亮了,眼睛睁不开,看不到任何东西,后学就把眼睛闭起来,心定下来,再慢慢的打开眼睛,之后才看到整个景象。

下面的白光与上面的金光,状况一样,一样有很多的魔、很多的仙佛。但在这里看得更清楚,《弥勒救苦真经》里面所提到的仙佛,后学都 看到,而且都连在一起。奇怪!为什么他们都连在一起?

原来《弥勒救苦真经》里面讲:“紧领三十六员将、五百灵官紧随跟”,所有仙佛真的是一个紧跟着一个,都紧紧的围住!祂们必须紧紧连结在一起,才有安全的空间让我们往上升。后学又看到四道光下来,是四海龙王!后学还来不及喊救命,仙佛就“各驾祥云去腾空”,东南西北各站一方去了。除了仙佛之外,也看到很多道场的前贤辈,他们穿着道袍有站着,也有坐着的;有的是现在还在人世的点传师,不知道那是不是叫做 “分身”?就坐在那上面。各宗各派的圣贤、前贤辈都在上面,他们一个 接一个的连结在一起,共同护持众生回天的这条路。后学看了心里好高 兴,但也感到很难过,为什么?上面的仙佛没有任何宗教的分别,没有所谓的人我相、是非心的区别,他们全都连结在一起。再反观今天的道场, 我们有没有连结在一起?我们做了那么多的人为分别,造成道场所有的分分合合,那都是人的关系,跟“道”一点关系都没有。原来在天上没有分,只有人在分!老祖师“化人间为净土”的心愿,以及我们活佛恩师颠来倒去,疯来疯去的模样,都是为了贴近众生,祂哪里都可以去,我们有没有这样的心胸?所以后学看到这个景象,心里突然很难过。

原本后学在下面白光的地方身体还很痛,当冲出那条白光的“生死线”,进入金光之后,整个身体突然变得很轻松,上面原来是这么好!好像全身都没有病痛了,就像把这个躯壳剥掉,整个升到上面,那个轻松是没办法形容的。

其实后学是可以不用回来的,就这样一直上去,很轻松就回去了,还回来干什么?但在后学快冲出这个金光的刹那,突然飞来一个念头:“我要回去告诉大家!”就这样猛然醒来,睁开眼睛,还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刚刚那个情境到底是真还是假?才意识到自己还躺在床上:“我怎么躺在床上?我不是到上面去了吗?”然后转个脸,碰到枕头,感觉好冷, 整个枕头都是湿的,上面湿透了泪水,这时才知道真的走过这一遭。

身心灵一贯之道

到底后学冲出的是什么线?回来之后,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

后学把这条线的下面比喻为地狱,是身与心的运作,是人居住的第三次元世界,属自由意识的物质世界;线的上面比喻为天堂,是自性的运作,是佛住的第四次元世界,属宇宙意识的灵魂世界,也就是波动的能量世界。

* 上天的启示

在生与死的中间有一个界线,中间这条叫“生死线”。“明师一指” 为什么殊胜?因为打开我们的玄关,打开生死门户,才有可能出离生死; 生从这里来,死从这里去,要在这个地方用功,也就是达到所谓的“身心灵合一”,可以跟宇宙连结。但我们在人世间都是用身心运作一切,你要怎样才能升华人格为佛格?众生因为没办法看透四次元的世界,所以无法知道宇宙的中心!而后学所冲出去的这一条就叫“生死线”,也就是跳脱 “意识界”。我们求道后跟一般人不一样,其原理是因为我们能够“出离生死”,所以叫做“了结还故乡”,了结“身”与“心”,回到“灵性”的故家乡。

我们修行无非是要回到老 的故乡,所以必须在“明师一指” 重新调整身、调整心。这一次,后学经历这样的因缘,体会到身心灵“一贯”之道的过程。 当我们处于生死的当下,要怎么了脱?并不是要等死了才可以回去,而是要在有生之年就出离生死。所以,“明师一指”可以回天是千真万确, 我们一定要确信,除了这条,没有其他的路了。

* 弥勒经与三宝的妙用

- 只要裹着《弥勒救苦真经》 , 就可以继续往上游 !

弥勒经是护身符

在后学看到很多众生被怪物吃掉的那个晚上,因为很害怕,就拼命的往上冲,突然看到从天上飞来一张薄薄的纸,耶?“啵”!贴在一个正在流血的人身上,那个血就止掉了。奇怪,怎么会有那个东西?后学跑同去一看,原来是《弥勒救苦真经》的经文。后学心里很高兴,哇!原来可以这样,好像膏药一样贴在那里,就不流血,不会被夹走了。还有一些鱼身上的鱼鳞被拔光了,但是只要裹着《弥勒救苦真经》,就可以继续往上游!那时后学才了解白阳应运的《弥勒救苦真经》是那么重要,弥勒祖师所传下的这部经是我们的护身符弥勒经的用途不只是护身符,还要能够“内化”,学习弥勒的心、弥勒的大肚,让善恶同时存在,好坏概括承受,把人心提升为佛心。试想,如果一件事情发生了,假如你是佛,你会怎么面对?怎样解决?如果把自己的人心提升为佛心,真的就有效。是佛,就不跟人计较了!是佛,就不会去伤害别人!是佛,就要利益所有众生!就是把好的给别人,去帮助更多的人,解决痛苦而已!我们不能只知道照顾自己、照顾自己的道亲就好,打开我们的心胸去见道成道,不要产生更多的分离;是道亲要帮忙,不是道亲更要帮忙,真诚的面对自己,承担所有事情。如果是这样,你就可以跟天连结,跟更多的人连结,才有很大的力量可以回天,才能够出离生死。

弥勒的心,就是“贴近众生”。虽然我们是在修道,但都还死要面子,我们的祖师、师尊祂们颠来倒去,有什么面子?他们只有一个目的—怎样去贴近众生?看到众生有苦,就去拔他的苦,这是祖师、师尊的心愿:而我们现在却是一味地顾好自己的尊严,要把自己收 (ging)得很端庄,与众生都很有距离。如果真的要解救众生,就得走入人群,否则又怎能体会祖师、师尊的自在?行外功固然重要,但也不能忘了往内观照,是要由内往外去连结,而不是从外面去连结。

三宝可以无限松绑

后学在加护病房刚醒来的时候曾试图使用三宝,但是一用就昏倒,连一宝都用不上,为什么?除了业力的干扰之外,也因自己“错用心”。试想,当我们使用三宝时,是不是用“集中”的方式?这一次给后学的体会是“无限松绑”。

过去我们使用三宝时,都是透过眼、耳、鼻、舌、身、意在作用, 用这个“身”去抱合全,用“意”去守玄,所以受到阴阳二气的束缚,也就是受制于魂魄的作用,结果进不到自性里面。到底要如何透过眼、耳、 鼻、舌、身、意的前八识,回到第九白净识的自性元神呢?当我们遇到灾难时,一定要“定”,而三宝便是教我们如何“定”,之后才能进入自性,生发三宝的“妙用”。怎么说呢?

我们的脑里面有个松果体,在松果体前面的部位叫脑下垂体,也就是阿修罗所控管的脑下腺,是人心的部份;往里面进去的部位叫松果体,是兜率陀天的脑上腺,也就是我们自性居住的地方。我们管眼耳叫眼贼、耳贼,耳朵听到什么就讲什么;眼睛一看到,马上做出反应与分别,都在六根上做应对,于是落入阿修罗宫。同样的,如果以六根来使用三宝,也是 一样“错用心”!有一句话说:“弟兄八个一人痴,独有一个最伶俐,五个门前做买卖,一个家中依主依。”这是说我们都舍本逐末,在“心意” 上用功夫。

我们身心的运作模式(H页图),从眼耳鼻口身的前五识,进入分别作 用的第六意识,到传达讯息、执着善恶的第七“桥梁意识”,也叫“末那识”,最后进入储藏作用的第八“阿赖耶识”,也叫“含藏识”,成为生死轮回的种子。平常我们都惯性的在这八识里作用,不知道再进到里面还 有一个“白净识”,也就是我们元神居住的地方—松果体。松果体被包裹在阴阳的八识田里面,如果第八识里面的轮回种子没有删除,就没办法进到自性本体,只好落在六根当中做判断、分别,那就是阿修罗!就是你自己内在的魔子魔孙!所以我们现在求道了,就知道如何运用三宝;眼睛看到不要立即做出判断和回应,停个三到五秒,让它进到自性,空心空身空性,身心完全松绑,才不会掉进善恶对错的阴阳二气,认贼为父。

那时后学使用三宝,就是很“集中”精神,一直想要去抱合全,很 “认真”的想用两个眼睛去集中,可是一抱起手就松开,一守玄就昏睡, 这是因为用“身心、人意”来运作三宝,本末倒置了。自性本自清静,本来就没有染着,只要心“静下来”就回到自性的本体,真诚的面对所有一 切的事情,这才能使三宝产生妙用。

还有,我们的合全是怎么抱的?不过是自己抱自己而已嘛!在家里跟先生、跟太太、跟儿子都不合全了,跟别人怎么合全?你说:“我在修道、我在办道、我在渡人”,骗人!我们要跟每个人合全,这样才贵为天道弟子。用实际行动,跟所有的人连结在一起,也就是把三宝运用到生活中的一切人事物上。原来,我们大家都可以合全,这才是真正的合全,而 不是只抱着自己的合全。当你能与别人合全时,所有的人也都能与你合而为一,这才是真正三宝的用意,这是真实的。

所以,三宝是“行出来”的,而不是拿来用、拿来思考的。三宝只是一个工具,让我们藉这个相来明白道理,明白我们要往“这里”去,从“内在”放射出来,由内而外,很“自然自在”的产生,才真正叫做“率性之道”,而不是用那个身心的意识。

“达摩西来一字无,全凭心意用功夫”,便是叫我们从“本心”出发,就不会认贼作父。

* 生病是重生的开始

- 未来点传师 , 可能不上各位的忙。

与病和平相处

能求道、修道、办道的人,根器是不是都很好?是!我们先天的根器都很好,但我们后天的脾气却大于根器。后学以前的脾气非常大,很喜欢生气,做事很快;人家慢了,我就会生气,所以那个脾气把自己的根器都盖住了。这一次后学才知道,原来我们每一个人先天的根器都这么好,但我们一定要把脾气去掉,要常存感恩,更要忏悔;如果有犯过杀生、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就赶快忏悔,勇敢的对它们说:“对不起!”

后学是因为肝引起的脓疡,最后检验出来的报告,那个菌叫“克雷诺氏菌”,是在后学太累了以后,从大肠爬到肝脏化成脓。我们从嘴巴吃生病是重生的开始进东西到肛门排出来,总共有一千多只细菌,其中只要有一只进入脏腑, 就命在旦夕。所以后学在马来西亚抽了二次脓,回来台湾的台大医院又抽一次,肝脏总共插了三次的管。后学就每天晚上睡觉时摸着肝,对肝说: “肝脏!肝脏!对不起。肝脏!肝脏!对不起。”光这句话,就不知讲了几千百次,然后一直去轻抚它,让它能够静下来。当我们有疼痛的时候, 最大的力量,来自于自己的“思想”,首先要找到自己的病原点,然后对它说:“对不起”,是我们自己使用错误,把它给用坏了。

所以我们要珍惜身边现有的善因缘,也就是历代祖师告诉我们的“把握当下”;我们大都在过去张罗,在未来心烦忧,忘了“当下”才是唯一存在的。在这之前,要先学会“善待自己”。为什么?己立而立人,己达而达人。要善待自己,就一定要把自己的身体照顾好,才能够与病和平相处,进一步去帮助更多的人,走更长的路。

回天的三个力道

1. 自力—意志力

后学这条命之所以能回得来,是因为“自力”加上“他力”,还要有 “佛力”。首先,要生存下去就要有很坚强的意志力,当时后学如果没有意志力,在送进医院的第二天,医生就宣布“可以带回去了”,那后学就真的可以“走了”。

我们平常就要勇敢面对一切的淬炼,接受所有的考验,好事来就接受,不好的事也欢迎,藉此提升自己,你的生命才会不一样;不要逃避, 因为逃也逃不了,就像后学出国办道,业力一样追到国外。所以要有一股 很坚强的意志力,一旦遇到任何的危险,秉持这样的意志力坚持到底才能过关。你既然知道“道真、理真、天命真”,就应该赶快往前走,不然怎么拨云见日?

后学就是凭藉着一股很坚强的“意志力”才回得来,那时后学只有一个心愿:“我要回来!我有一个母亲在那边想着我,我一定要回来!” 那是后学躺在病床的最大力道。因为后学的父亲已经不在了,剩下一个母亲,后学希望母亲不要再烦恼,所以后学唯一的心愿是:“要死,也要死在台湾。我要回去看妈妈!”当然,那个时候还是有分别心,但真的是想回来母亲的身边。我们从先天下来人世多久了?我们的 娘呼唤我们多久了?这样的呼唤,我们接受到了吗?

娘下了那么多的诏书给我们,诸佛菩萨给我们那么多的叮咛,而我们今天还在这里按兵不动,对得起自己吗?

然后又想到台湾育德佛堂每周一、周三晚上的研究班都有煮晚餐,道亲们回佛堂聚在一起吃饭的那个画面,所有人的影像都在后学眼前一个个晃过,后学内心真的很想回来跟他们再坐一坐、聊一聊。那是不是要死之前的现象?人要死了大概是这样吧?就是这样的力道,支持着后学能够继续的活下去,继续的跟它缠斗下去,要不然,早就不在了。所以后学知道,在未来的修办过程里会愈来愈苦。修办道这条路能不能撑到最后?能不能撑得下去?那完全要看自己有没有“自力”的部份。

2、他力—广结善缘

但是单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还是没办法过关的,还要有“他力”, 多“广结善缘”。怎么广结善缘呢?我们都只是在自己的区域佛堂、自己的道场参办,对不对?如果你的因缘许可,就扩充你的修办因缘,赶快往外走,到国外、到世界各地去了愿。

后学很感恩在这几年来有幸跟随点传师到国外,让后学结了一点善 缘,所以这几年在国外认识比较多的人;当后学病得正危急的时候,有很多人伸出了援手,包括点传师、所有的前贤,都帮后学做一切的功德回向 及财力人力的支助。这其中有很多前贤是后学不认识的,但是大家都愿意 这样做,这不就是“道”的力量吗?如果之前没有跟大家结这些善缘,只是守着自己,在后学生病的时候就没有人认识,谁来帮后学?单凭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抵挡不了业力的催讨!任凭你是佛界来的天仙状元,如果平时没有广结善缘,到时候肯定没办法汇聚所有的力量替上天展开救 劫行动。我们要想想,上天无时无刻的在为众生救劫,而我们又付出了多少?以我们有限的力量,能够付出多少?所以,唯有大家“团结在一起”,靠着所有人的力量,才能够帮助上天展开救劫的行动。

3、佛力—心中有佛

最后还要有“佛力”,心中一定要有佛,为什么?因为佛就是你的心。后学在那个晚上奔跑的过程,就是因为有佛的护持,让后学有了回天的力道,有回天的这一条路可以走。在后学住院期间,活佛恩师在马来西亚的及泉佛堂临坛,邵老点传师很慈悲,请示了活佛恩师,恩师只点个头 说:“为师知道徒儿正受苦。”各位前贤,我们每一个人所做的一切事情,上天都知道!不要以为自己所做的事可以遁逃于天地之间,没有办喔!

“它”不让我回来!

到第二十天,医生才答应说可以回台湾了,但那时还没完全好,很多前贤都摧促着说:“赶快回台湾!”可是躺在病床上那么久,头发很乱怎么办?就想去理个头发。没想到一理头发,这个伤口开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流了出来?翻开椅子的坐垫,全部是血水!护士吓得骂后学:“你不要命啦?”然后边骂边重新包扎,后学就坐着不敢动,因为怕医生不让后学回台湾。

隔天真的上了飞机,终于可以回台湾了。后学心想:“在飞机上睡一 觉,就到家了。”可是事实不然,“它”不让我回来!因为要离开了,所有的东西都找过来,在飞机上身体又开始不对劲,点传师说:“你的脸色不对。”后学向点传师说:“点传师慈悲,不要让后学睡着,睡着可能就回不到台湾了。”那时随驾点传师的还有一位柯姐,点传师与柯姐就开始帮后学拍打、抓揉,一下热水一下冰水,就是要让后学保持清醒。还好,有点传师在后学身边想办法,一直用她的心眼上天祷告。这件事也显示出,自己先要有坚强的意志力,再加上所有旁边的助缘,才能产生最大的力量。

一命交天,再度出发

飞机一抵达台湾,就直接进了台大医院,住了三十天。在这三十天期间,症状又重新来一次。因为那边有那边的因缘,这边有这边的因缘,都要清算!躺在台大病床上整个身体又开始抖起来,把整个病床抖到“嘎! 嘎!嘎!嘎!”好像发生大地震,连医生护士全都跑来看:“怎样?怎样?”全身又开始发热发烫,忽冷忽热,那个脓疡又长出一个十公分。所以,我们累生累世所造下的因果,不是那么容易说了结就了结的!台湾还有要了的因缘啊!

所以一进了台大,后学又看到那根很长的针,几乎要晕倒,还好这位医生有帮后学打麻药,只是麻药才打下去没多久,药效都还没扩散就一针戳下去。啊!又来一次!就这样在台大住了三十天,一直到中秋节,那是 我们师尊归空的日子,后学就决心要在中秋节那天出院,出院后要把这条命“交给老天”。

国历九月二十五日中秋节,家人把后学接回家,在家经过一个多月的调养,身体慢慢的可以自由行动了。到了十一月份,已经渐渐复元,只是还要回台大做复检。那时后学觉得已无大碍,所以要求点传师让后学去马来西亚了愿。要去之前,那双脚又肿起来,肿的很大,太太就说:“不能去!”妈妈也说:“不能去!这个脚这样,怎么可以去?脚肿得那么大,去到那边很危险,你不怕死啊?你去了,还要不要再来一次?”后学很坚定地对她们说:“没关系!没事!一定要去。”因为在病倒之前就已经安排好的马来西亚青年班三天法会课程,后学心想:“愿要了!债要还!所以非去不可,就这样又去了。”

这样,业障才消得快

法会的第一天太子爷临坛,在退窍之前,后学拿了张椅子准备给太子爷退窍时可以用。太子爷就走到后学面前对后学讲:“你要好好保重身体。”后学说:“太子爷慈悲!”太子爷又说:“你的肾脏还不太好啊!”后学脚盖住,祂哪里看得到后学的脚肿?太子爷接着说:“你肾脏不太好喔!太子爷派个药方给你吃,好不好?”你们说,好不好?好,就是贪心!连这个心,都不能有啊!修道就是在隐微之间,一个贪念起来, 怎么过关?后学那时候想:“耶?不对。我不能有这种心。”后学只说: “太子爷慈悲。”如果说:“好啊!”那就是“贪心”。你要上天来救你,无功无德,凭什么?然后太子爷派了个药方给后学说:“你回去要好好吃,好好保养自己,你要赶快好起来,很多事等着你做喔!”人在做,天在看。还好这一趟有来,否则有可能死掉了。所以该走的时候就要走, 不能怠惰下来。

第二天活佛恩师临坛,办完事就说:“来来来,所有办事人员都到楼下来。”等大家聚齐了,老师就开口讲:“师徒如父子,我们来聊聊家常。”很多前贤靠过来要请示老师事情,跪下来磕头说:“老师慈悲,家里......?”后学在旁边很静,都不敢出声。为什么?因为天知道嘛!老师 对所有请示问题的人只讲这一句:“那是你心的问题,你从心下手啊!” 老师把大家所问的问题,都回归到他自己的心、念头而已,一切都是心在 作崇,心过了,一切就过了。

等这些人都叩谢之后,老师也没再讲什么;然后老师又讲到另外一位前贤的病,不知怎么回事,老师的眼神就飘到后学这边说:“你躺在病床那个时候,是不是很可怜啊?”就把后学的问题转向在场的很多人,很多人就说:“对啊!真的很可怜。”现场很多人就开始交头接耳,因为那些人都是到过医院看过后学,然后哭着出来的。一下子老师又进出一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那个时候,后学整个心往下掉。哇!原来后学很可恨,坏事做太多了,很可恨!那时后学的心很静,只回说:“老师慈悲。”老师又接了一句话:“这样,业障才消得快。不然,你穷其一生都还不完。”是啊!就算穷尽后学一生的精力,怎么能够把所有的业债还完?天赐给我们这么多,我们又报还给天什么?如果还不悔改,还不赶快修办,任何人都有可能随时被调回去。上天慈悲,让后学藉由这一次的急症,来调整后学自己内在的心灵,看到“本来的自己”。

重发心愿,冲过生死线

生命诚可贵,我们要好好面对所有因缘的现前,透过这些因缘,让自 己成长、蜕变,来人世一遭所要学习的,无非就是这些而已。走过这一趟 珍贵的学习,后学给自己“重发心愿”,把六条大愿全立了。在十一月份的时候,陈点传师担心后学的身体尚未完全康复,很关心的说:“你可不可以晚点再去?”后学说:“不行啊!”那个法会是年度早已排定的,怎 么能够晚一点再去!很多人对后学说:“你为什么要跑那么快?”有谁知 道后学心想:“天时真的非常紧急”。

所啊,命十一月后学在马来西亚同德佛堂讲了这一场病的见证与心得,结束后有一位从泰国过来的陈点传师上台说:“在泰国太子爷临坛,领了老师的命来传达一个讯息。”他说:“未来点传师,可能帮不上各位的忙。”是啊,天时真的非常紧急!未来的点传师,可能帮不上我们的忙。因为我们 有的点传师,将来都会一个一个的老去,以后的责任要落在谁身上?坛主。坛主是道场的基石,而讲师也很重要,因为要周游列国到处去代天宣化。

天时真的很紧急,仙佛的宝剑都出鞘了,随时都有可能上演一场佛魔大战,天地间所有存在的现象,可能在瞬间就不见了。有句话说:“行百里半九十”,有很多人在这条修办路上已经走到九十里了,但却走不下去,为什么?您是不是也是那个行百里半九十的人?从现在开始,一定要能够对自己讲:“诚心面对所有事物,重发心愿,再度出发。”也为上天、为众生多尽点心,为自己过去所造下的因果负起责任。你立了愿、往前走,才知道什么是修办道!才是真正踏入修办道的行列。

我们肯定明师一指能让我们超生了死,但师父领进门,修行还得靠个人!解脱之路要自己走,生死这一线能否冲过,就靠自己平时所下的工夫!所行的愿力!后学讲到这个地方,有不圆满之处,尚请诸天仙佛慈悲赦罪、点传师补充、各位前贤多多包涵。谢谢各位前贤!

快乐小仙童慈训:

修道真的快乐吗 真的 心安行直理自得 是的 修行到处结缘走无日无夜无怨尤 世人真的危险吗 真的 贪名图利随波流 是的 无明造下罪过错 无知无觉无悔过 西方一步解脱 东土一步生漂泊 风不平浪不静心常随起落 一个境成长一次我 风浪侵袭太难受 多折多磨又为什么 问语苍天默默未言说 挫折本是在造就 如果横逆不发火 如果失败甘愿重头 路途虽远有日定出头 回忆过去像那禽兽 自私自利执着,分别计较太多

因缘凑合使我得救 贤哲难免泪流信心开始复合 明道行者愈修愈乐 渐渐融入道体岂肯罢修

调寄:伤心太平洋 语寄:明道行者愈修愈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