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瑶池大圣西王金母大天尊
无极老母说唤醒人头经
瑶池金母说普度收圆定慧解脱真经

唤天醒一

天上老母下凡来 指示龙华将要开

赐龙唤君一口声 心头若定免无命

速速回到瑶池城 叫母二声你免惊

自有保你免无命 善劝仁德要做好

不可害人性命无 仙峰二帝来作考

游极三灵命保无 顺天顺地才应该

骂天骂地胡乱来 禀奏上苍才应该

善德理气照头排 作人功德分高低

嫌无仁德连头声 先解而后城

事至如今解了娘 迫无连理的喝声

不可逆天来抗拒 凡间良心有几个

脚步踏出有几分 心肝向事有几门

谅必明神来安慰 劝君心头免疑问

赐灵拜母心头定 一切呼唤头一声

幸有仙人来叫声 回头来看阮的名

快快心头主心定 绝无虚鬼来叫声

奉劝凡世人心定 不可邪念做头前

雷神找到要无命 坚心修好头一名

净心修化菩提心 开花结果又奈又

事化同心拾一周 刻苦耐劳也坚修

为晓天机一直开 窍无成机迢迢来

恳无天地来相好 众生来求依上苍

莆结金兰来指示 赐君灵通满莲枝

事无正教好牵儿 劝君心定按莲期(按莲期)

游府观都守人居 受天灾迫落佳期

慈莲普度也时机 过府莲华也未迟

素心人度子皈枝 显无娘母来牵期

束心人道开心机 不可乱世归阴期

释外人天有人度 慈母喊声在中途

叫你迎头看上苍 跪下拜地叫藏王

使我定心回头翁 一直修心养性旺

芦竹开花也茫茫 勤俭守口也未茫

顺天顺地轻头声 钟声若哮心头定

诸佛皆累奔波苦 只为爱子上莲台

修圆值此好时机 恩赦有指开便宜

慈舟到前不登楫 看汝留恋到何时

契子不必再迟疑 得到摇京便得知

一旦慈航离岸去 千载难逢悔莫追

尔金来堂是何因 碌碌忙忙走不停

份外祈求未得应 只有善缘方称心

今来要说有缘人 求脱须当把坚诚

不惜私财常救急 融合邻里人人钦

上苍有眼作证明 到处布满周游神

详察五蕴去六贼 心存信义侍孝亲

母娘慈悲赐福音 契子个个要勤诚

训炼成绩分早迟 尔时就能得应心

来堂岂非向神仙 入到母门不等闲

功果圆满挥法宝 齐力通神挽回天

燃灯古佛说因缘 修炼不计年月深

玉露撒下残零客 心存学道即孝亲

夕阳西坠推人归 玉兔抬头照水流

荏苒如梭人快老 未如心愿白了头

心如旭日望东升 未达初衷又西沉

细思较量有万贯 到头随身几多斤

寺堂方便门常开 解脱凡担紧进来

多结善缘多结果 慈心施舍不为呆

今来试看众心中 到底仰母有几分

信疑参半谅不少 如何可得世人宗

再来试问众如何 得识母意有几分

欲渡无知登极乐 到处神仙在奔波

慈母思子何时休 酒色贪恋不觉差

自别不计回转日 本来面目一齐丢

求财不厌又再求 常把玉泪暗推流

失却理智为得意 沉迷污域不回头

回头便得遇光明 舍却红尘不了姻

看破凡间皆孽债 及早觉路拜悟真

悟真有意总无难 必须心内有耐坚

到处神仙候接引 奈何世人不向前

向前求道得望家 契子相似雨摧花

坠落结果由坚定 修圆不容乱交加

不计来宅再何方 久涉寰尘已背忘

吐出真言不肯信 老母时刻泣云端

母在云霄候儿归 叮嘱众仙致力推

到处神佛在设法 坛堂寺庙显灵威

圣贤菩萨总临凡 为着渡世若千般

备至真言把笔降 指示明路赶早行

欣从明路能动天 解除灾厄消冤愆

是非莫说宜守己 一团和气保延年

炼身健体堪为先 高去高来谁不恙

锻就金刚不坏体 腾空渡世上阳山

母创阳出惠心谋 移植仙母设机构

牧畜而备耕耘载 仙草花母架梁桥

五种传来各项全 仙鹤飞禽满稠养

件件皆备无点缺 有缘便可享无疆

 


回善书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