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祖指玄篇

余本唐之一宗人耳。名琼字伯玉。配金氏生四子。长曰甘。次曰美。次曰丰。次曰充。余少也有相士尝相余。眉棱目阔。鼻耸颈长。面修而阔。须茂而疏。真儒家之气象。但山根上一痣。则当克妻。太阳下一痣。则当克子。皆不善也。独喜鹤行龟息。声自丹田出。是乃遇仙得仙。而非凡庸之比矣。时余尚悟后。思予十岁能文章。十五好剑。二十即名时。五十始登第。且授官而治邑。惟以德化人。妻孥之胥庆也如彼。长少之偕乐也如彼。于是疑夫相者之人为劣于相者也。不意唐有日月当空之祸。凡我同宗触之者灭。遭之者亡。余甚恐。是以弃四子而挟一妻。流移于山。卜筑于洞。时惟两口。故更其姓曰吕。因在山下。故易名曰嵓。时处洞中。因声其字曰洞宾。其后妻亦亡。而身亦孤。故匾其号曰纯阳。余肆观于宇宙之间。寄仿于烟霞之外。朝访仙朋。暮谒道侣。瞻方壶。眺圆峤。游十洲。玩三岛。云乘鹤驭。虎啸龙吟。而富贵功名之私。理乱安危之冗。举不足在余之念矣。于是将信夫相者之人为善于相者也。自今考之。由唐而五代。而宋而金而元而明。世代不觉其九迁。自艾而耆而耄而耋而期颐。泊寿已历乎十变。则遇仙得仙之言。盖至是而益验矣。于戏以千载有余之秘。而一旦为知己者泄之。然余尚有十八字。(伏列在旁。似人而非人。挽拘在下。似靔而非靔。)未可以尽灭之也。

 

重刊吕祖指玄篇序

道家之学。始于黄帝。着于太公。成于老氏。其道广漠冲虚。观于周象之外。运于潜默之中。达盈虚消息之变。行握几逆数之权。辟阖阴阳。洞识兴废。固君人南面之术也。至其神仙之说。亦犹儒家。尽性知命之理。示人生真义。原始返本。复天地之初心耳。儒家有周易。道家有丹经。易字为日月相重。丹字为日月相抱。皆阐阴阳刚柔推移旋运。而求一安身立命之地。所异者儒家之易。立乾坤以定伦常。道家之丹。运坎离以成玄牝。伦常立。则性命醇化乎仁义之中。玄牝成。则性命超脱乎五行之外。其途虽殊。其归一也。洎汉以降。道家典籍。仅存百一。迄魏伯阳作参同契。葛洪着抱朴子修真之术。乃显唐代崇老学者。皆好黄冠。吕纯阳以雁塔清才。潇洒拔俗。博览道藏。入山不返。其遗世之著述。不复可稽。徒令后世响往而已。兹有妙玄子吴秀三。以所珍藏吕祖指玄篇秘注见示。为律体诗十有六首。皆言丹汞水火之术。有沧海老人为之注融。汇儒释道之言。而畅论人性之本源。吴翁悯世人。沉湎物欲。迷不知返。发愿重刊。以感应人心。亦济世之大药也。夫天地设位。而易行乎其中。谠识盈虚之理。达消息之机。逆而用之。顺而成之。阴阳二五妙合而凝。则神仙亦不难至矣。余何言哉。

中华民国四十八年季冬 沁水贾景德序于台北寓庐

 

吕祖指玄篇秘注原序

尝闻道不远人人之为道而远人不可以为道嗟乎斯人皆因气禀所拘人欲所蔽迷真逐妄良知良能明化为暗良可叹也。余自幼读孔孟之书喜释道修身经典于三教之书深穷其义。但人道之理易明惟率性天道莫知其奥细阅一切注解皆与正文始末不合气脉不贯适至三星古地幸遇潭洲老人谭叙修身之理至有数月复引会桥湾仙师乃 元始天尊化形传一脉先天大道。立誓皈戒。仙师见余年虽幼童。好道笃信。授我先天精一执中。率性神仙之道次传七返九还。周天火候。不生不灭。大觉金仙之功。余知大道贵重。自古三教圣尊。不肯轻泄于凡人。将此口诀玄妙。演着经典。诚诵极可超度亡魂。今得身体力行。证佛成真。有何难哉。但怕根基浅薄。无善德难载。子思有云苟不至德。至道不凝焉。紫阳真人云此道至圣至灵。忧君福薄难消。太上云欲求天仙者。当立一千三百善。欲求地仙者。当立三百善。余自立洪愿。以克己惜福。俭用培德为念。济人利物。助人成美为心。苦行十有四载。乐善不倦。即遇一切魔难。并无违仁之意。知超凡入圣。有如反掌。诚感 上天诸真。及三教宗师。常常教诲。命余混俗和光。化度众生。不造恶业。免堕三涂之苦。改过行善。修超天堂之福。奈乎世人红纱照眼。尘势迷心。以假为真。认虚为实。即有知觉男女。赋性不昧。诚心修道。望超苦海。却被异种盲师妄注丹经所误不知性是怎么修命是怎糊糊涂涂。苦死无成。良可悲也。余究竟所注书之人。皆是借东华帝君所传。至于南五祖北七真之名。自称为嫡派门人。仗他广览杂书。记闻之学。自作聪明。胡猜乱想。东扯西捉。见书中借物阐道之语。他以为真正之事。注于书上。故始终不贯。夫彼未得正宗心传。怎解经中微言。只知好胜图名。遗误后世学人。生死大事。其罪莫大焉。余思此迷不破。为西游之大患。修道之迷阵。因思五祖七真。系纯阳吕祖一脉始传。因见吕祖着有指玄篇一册。前诗一十六首。乃白玉蟾真人所注。后诗三十二则。又其所和。虽前注后和。其理浑涵深蕴。奥妙难明。余体天地之心。前圣著书之德。沐手焚香。告天秘注。阐发诗中天机玄微。引证三教成真格言。从筑基炼己下手之作用。采药进火结丹之法则。武炼文烹。退符沐浴之行持。功纯丹还之效验。道成逍遥之乐处。行善颠考之根由。三寸生化之节度。人情苦乐之来历。旁门异种之胡为。句句辩明。章章剖清。令大地学人。访道而有张本。作办真伪之试金石。若得此书者。皆是大奇缘。务要高供神堂。诚意捧读。立德感天。自有明师相遇。指示大道。依书中修在儒教者明存心养性格物明善复初之地。在释门者知明心见性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之方。在道家者晓修心炼性采药归鼎还丹之所。始知三教训世之理虽殊而修身返本出世之法不二。书成可为扫邪师外道。杂书胡说之宝鉴。显三教心传。超凡入圣之铭箴。人当知苦海茫茫。能改过积德。回头是岸。虽天堂渺渺。急求师指道。修炼可登。方不枉吕祖着此宝筏。度人成真之厚望也夫。是为序。

大清康熙八年菊月念日  沧海老人本诚子叙于明善书屋

 

吕祖指玄篇前序

余精儒业。应试路逢正阳仙翁。悯嵓指修大道。遂弃功名。始生疑惑。后蒙指出。余方省悟。再访仙师。登山涉水。游至终南。稽首讯问根由。不责前愆。绶余太上无量度人妙经。及丹房秘诀。反覆叮咛告诫。命余珍藏。密修大道。采炼还丹。以逃生死。入希夷门。游长生境。余既得闻。喜而敬之。叩头谢恩。别圣师云游尘境。誓度百人成道。皈奉真风。不料世之迷徒。只知恶死。不肯求生。不悟玄机。殊昧妙理。反生谤诽。或有执着而怀邪妄者。或服金石草木者。种种痴愚。入于迷境。及至老死。犹不知悔。深可惜也。吾固怜之。无能拔济。特作指玄篇一册。留于青城石室之中。稽首告天。拂袖而去。倘后之君子。得遇此书。乃三生有缘。收吾秘诀。务必严整衣冠。具香花灯水。于静夜而朝北斗致谢高真。感格仙圣。自有明师剖决。简奥细微。水火进退。药物筋两。明后下手。隐身煆炼。龙虎大丹。脱胎入口。接命延年。驱魔翦怪。修得三千行满。倏诏飞升逍遥物外。与天齐年。与吾无异也。

大唐成道金阙选仙纠司度人孚佑演正警化兴隆  大道真人吕纯阳撰

 

文昌帝君指玄篇秘注原序

宇宙间。有大文章。身心内。有真学问。日用间。有实功行。所谓大文章者。非藻擅华。矜奇炫异。而后谓之文章也。本之身体力行。着为简册经典。是之谓大文章。所谓真学问者。非口耳章句。呫哔了事。而后谓之学问也。必于身心性命。深其践履笃实。是之谓真学问。所谓实功行者。非饰外遗内。弃本务末。而后谓之功行也。必于性命中下一着修养诚善中用一番服膺方谓之实功行。嗟嗟性命之学。不讲也久矣。其贪恋名利。膻逐爱欲。使性海波纷。智镜尘掩者无论也。即有致意性理之士。类皆知者惑于高远而无有实际。愚者失于不及。而半途彻废。古圣人著书立说。寓天道于人道之中。故二典言中。汤诰言性。中庸之言诚明。大易之言阴阳。其中性命机关。隐而不发。言下跃跃。一经指示。吾知石破天惊。鬼哭神嚎也。然圣贤之典籍。昭然若揭。而人心之蒙昧。视若故纸。性命之学。尚可问乎。故不但圣贤悲悯。而 上天亦深为哀怜。当宋盛时群真会于旷野五老共议阐性理于当世。救人心于一线。于是敕命群应运下生公冶诞为伊川。南容降为明道。水老分性希夷。仲弓降为邵子。西方广长舌佛。化形大苏。芙蓉城中主者。知为曼卿。朱张继起。周程绍脉。性理之学。可谓盛矣。虽然精一执中之传。圣圣相授。至精至微。故性与天道。端木不闻。况下焉者乎。故后世学人。得其粗。遗其精。知其表。昧其里。有宋性理之学。虽极其盛。而性命之秘。未必能指其中之玄也。今幸 国朝。累代雅化。熙雍盛治。贤哲诞降。应运迭生。士修身心之学。家体圣贤之训。性理之学。固已冠上下数千年而独盛矣。吾以神游江北。有潜修庵缑岭金仙。执本诚子所解指玄篇秘注一帙。独坐南岩。把卷吟阅。求吾一序。以为性理法则。吾披鉴一过。见其行间字里。藉玄关至善之地。以明知止定静之所藉筑基炼己之工。以明厥性复初之理藉采取烹炼之则。以明闲邪存诚之要藉温养沐浴之妙。以明义精仁熟之效玄机透露。寓言若昭。阐发幽微。至尽且极。后之学人。得此注释。眼明若炬。心空如镜。发英杰心。求指玄理。吾知必有所遇。如钟吕其人者。依法修持。穷理尽性。知命至天。有不难矣是序。 时在

大清乾隆九年菊月十三日  叙于真如寺精舍

 

月华老人指玄篇秘注原序

玄之时义大矣哉。易曰干元。书曰玄德。老子曰玄同。是玄之为义。包天地。贯万物。宣古今。莫非玄理之所发露也。虽然。玄而不指其玄。务高者或涉于虚幻。求奇者或入于怪诞。长夜漫漫。谁知径路所在。大海茫茫。孰是停泊之边。是玄之必赖于指也明甚。独是典坟邱索。隐赅精微。孔孟周程。寓言性命。后之学者。习焉不察。深可叹也。其有名流羽客。缁衣黄冠。求玄者如牛毛。得所指者若麟角。是玄之一字。圣贤仙佛。极秘心传。非时非人。勿敢轻泄。故大地求玄。未必知其玄。即有知其玄者。天律森严。亦不敢轻指其玄也。惟唐吕公。以天人之质。秉河岳之灵。幼而慧敏。壮而荣显。以进士身。授襄阳任。路过邯郸。得遇正阳仙翁。黄粱一梦。顿悟富贵。瓦石金玉。尘土功名。参求玄要。蒙师指示。炼七乌六蟾之髓。烹紫龙玄虎之液。功成果就。证位选仙。发广度之愿。着指玄篇一册。藏之青城石室拂袖告天而去迄今千有余年。得其书者。见其妙义无穷。沾惠无际。然言浅意深。语近旨远。不有注释。吾恐名曰指玄。而玄究不得所指也。今何幸而有本诚子之秘注乎。细阅其注。至道玄机。尽为指出。指乎筑基炼己。而入手有其路矣。指乎拨阴取阳。而修身有其道矣。指乎文烹武炼。而存诚有其要矣。指乎脱胎神化。而了手有其效矣。吾览阅一过。不禁掩卷而喜曰非吕公之着。不知性理之有玄非本诚子之解。亦不知吕公所指之玄也。先后济美。千古同揆。叮吾后学。速仿梨枣。天下之宝。当与天下共之。俾人人访求长生路。大家跳出生死关。依诀修来金仙果。同赴蟠桃拜佛颜。岂不快哉。则吕公之所深望。亦吾与本诚子之本愿也是序。 岁在

乾隆五十二年日躔柝木之次 月华老人叙于种松草堂

 

吕祖指玄篇秘注后序

岁在癸丑六月之望。余与群仙逍遥乎广漠之峰。遨游乎寥阔之野。拍手洪崖。散发沧海。斯时也。海水无声。天籁静寂。松则苍翠而峭古也。草则菁葱而茵软也。白鹤翩千岩鹿幽逸。乃命仙童。吹玉笛。焚炉烟。招翔鸾。衔云笺。广邀仙真。同集瑶坛。徐焉风和露滴。玉兔西坠。但见彩云浮空。麟歌凤唱。则有广野老仙。昆圃逸人丹阳仙侣般若古尊五明散客安乐逸士群仙济济。乘兴而来。余乃邀众仙于最高岭上。握手谈玄。言未既。则见乌镜东照。阳光照彻海底。红霞灿烂。少焉龙吟虎啸。瑞霭冲天。金光朗然。尘翳尽除。恍惚置身于混沌之初矣。余乐甚。真快焉。于是进山肴。餐冰擘凤髓斟龙膏杯盘纵横酒未数巡而余醺蒸大醉矣。群仙亦皆藉草枕石而卧。同游心于杳冥之乡。酣睡于虚无之野。有顷虎豹声嗥。林木震动。余方嗜卧。有童子推吾及众真而醒曰不知何处信香飘来。阵阵到也。余命童子。举慧眼观之。禀曰此广野之北。沧海之隩。敦请上真也。余因拈髯。顾群真言曰仙会之所。近在目前。曷一游乎。群真曰可可。余亦曰然然。青蛇东指。云雾纷散。鸾鹤前慕。顷刻而在大江之北。玄洲之地矣。坐未久。有湛然居士。邵弓其人者。手捧余指玄篇一册。系沧海老人所注。求众真一叙。余披览之下。见其导款披窍。抉邃阐微。字字缕析。言言冰释。其析理也。如入武夷罗浮。幽壑古步步引人入胜其决疑也。如五丁力士倚长天大剑劈开太华崎岖其引证也。若千珍万宝灿然而并列于前其条分也。若细针密缕秩然而不棼其绪至矣妙哉吾不为之前其玄谁启今不为之后其理谁达。本诚子之注真与吾先后相辉映也。吾发广度之愿青城著书留待有缘虽曰琼琯有解。然非时不泄亦仅略写大意。今得本诚子注吾指玄本义若日月丽天江河行地矣。后之学者。因注而追求妙义。由径而访问至人。指其玄窍。炼其汞铅。简易无多。大齐同谒华西。共到九天。则余之厚望也夫。

乾隆五十八年癸丑之夏 纯阳吕真人再叙于蓬阁之南牕

 

亚圣邹国公柏皇真人孟夫子原叙

天道一而己矣一者何也理也。理者何也性也。穷理尽性知命至天而圣贤之能事毕矣无如世之学者锢于欲不存乎理溺于人不合以天以致天理牿亡本心丧失人禽之判只此几希之间耳呜呼放其心而不知求舍其路而不知由吾之所以深为叹惜也。吾本柏皇真人证位三天时当战国纷纭争名趋利悉为朝秦暮楚之辈奸贪诈伪无非权谋术数之士吾因悲悯应运下生祥云霭霭降诞邹峄凛断机之训遵三迁之教怀仁抱义崇王黜霸欲以所学化治斯民无如所遇不合退而栖隐日与吾徒讲论道德放辟杨墨救世之功不在禹下功成神游证位极品久矣栖身三天不与人间事矣因以闲散与诸名贤为东山之游路过邹里为当年诞降之地款步石室赏心幽岑见昆圃逸人手执吕翁指玄篇一函系沧海老人所注倚石披读吾即接阅一过见其理解透彻深有精义与圣贤性理精一执中之传两相吻合而不枘凿嗟乎修性养命之学非自今日始也。精一执中非尧舜大禹之功用乎懋昭大德非汤之功用乎至于武尽反之之功周孔为性之之圣何一非修性养命也。吾生周孔后继数圣统其于性理命功何一不寓天道于人事中也。知言养气即格致诚正之功也。至大至刚浩然塞乎天地即性命之光辉弥沦无际也。集义所生即存诚去妄真实功用也。勿忘勿助即功行了手神化地位也。至道心传以吾生平何一不露于语句间乎是不待吕翁之着本诚子之解而后有此一宗妙理也。今得吕翁之着本诚子之解而性命之功益昭然若揭矣何幸如之人其勉之吾日望之。

大清乾隆五年冬月一日 叙于东山峄里别墅

 

昆仑黄龙真人指玄篇秘注题赞

笛声吹破晴空烟。  手招白鹤影翩千。  游罢罗浮三山境。

又随清风落汉川。  琅环阅竟未见书。  仙史引我玞楼边。

玉检金题蝌蚪字。  中有吕翁指玄篇。  公为李唐之名士。

蜡视荣华学飞仙。  黄粱一枕邯郸梦。  负笈终南访妙玄。

功成剑影耀空起。  白日飞举大罗天。  着留丹经藏石室。

拂袖湓浦枕石眠。  遗诀千载谁人识。  沧海仙子注真诠。

铁丸咬破苍龙血。  海底抉取白虎涎。  乌兔会合唱仙曲。

姹一处好安禅。  文烹武炼金光净。  温养沐浴道果全。

字里行间金玉戛。  笔底腕下龙蛇旋。  柱杖打醒三更梦。

半夜雷声震动天。  自古仙佛留宝筏。  伊谁得鱼可忘筌。

沧海之注开幽径。  独辟蚕丛泛钓船。  石破天惊玄理泄。

诚恐风雷搜取还。  急布人间付麻本。  共开水底万朵莲。

 

祝  愿 辞

     妙玄子玉峰老人敬志

愿此指玄一篇 随时到处飞翔 达士人手一册 展开室放祥光。

修持如尝甘露 福利得自宣扬 世上万般苦事 都由损失天良。

无论国家社会 能行正道者昌 谁重万行六度 人钦天敬名香。

尽量看空放下 力行精一执中 立即拔出泥脚 自然稳步安详。

至人更进一步 心地展开道场 看出非他非自 方位不立中央。

所在中既不立 八方消撤无疆 心平能平一切 打倒自己者强。

般般苦空不实 知了心境清凉 逞己即成公敌 礼让众福之堂。

根尘识三勇舍 尽人能作法王 可怜迷人一念 造成万劫祸殃。

念念无知造罪 后苦无边无量 仗此玄篇一卷 拔出生死大洋。

士苦手无寸铁 得此大愿易偿 利他因以自拔 护生寿比老彭。

佛眼万类一体 苦海遍放慈航 处处流通翻印 遍界尽化康庄。


指玄篇木其律诗一十六首

纯阳祖师吕真人手着   妙玄子吴秀三校订

   沧海老人本诚子秘注

其 一

叹世凡夫不悟空  迷花恋酒送英雄  春宵漏永欢娱促。  岁月长时死限攻

弄巧常如猫捕鼠  光阴犹似箭离弓。  不知使得精神尽  愿把身尸葬土中。

沧海老人曰此诗乃祖师成道之后快乐天上逍遥三界慧眼观看大地男女为气禀所拘人欲所蔽迷昧良知良能不明真假迷花恋酒伤害许多英雄春宵漏永谁能觉悟本真岁月长时空为昼夜奔忙不惜精神妄贪假名假利不体天理而为不守本分而行用尽计谋如猫捕鼠自幼而壮壮而冠冠而老嗜欲感其心万事劳其形精神丧尽所积财物一死概属别人惟功过二事乃归自己四块板木将此骸骨葬之荒郊一灵真性无常引见阎君孽镜高以定善恶功多过少将功除过依善恶之多寡定人衣禄福寿投生受报若过多功少依过轻重定人之罪阴中受刑刑满放往阳间照过受报嗟乎因一念之差违理欺心由己横暴天律不容失落人身变为畜牲生不能安然死后又难免刀涂、汤涂、火涂、三涂异苦形骸供人口腹好不惨然吾劝世间男女须体祖师之训莫迷善因。如今生身居富贵之家皆是前世所修故能今生受福乐享天然。如今生若不行善积德来世之福从何而至至于生身居贫穷之家乃是前劫少修故今生受贫劳碌困苦倘若再不行善存心转世又不知成何景况。因果经曰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身若问后世果今生作者心。易曰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老子曰祸福无门惟人自召。此古经天律明示众生久矣人当省悟焉可也。

偈曰

苦乐世间异万千  报施因果无私偏

若能改过修功德  免得来生受苦煎。

 

其 二

昔年我亦赴科场。  偶遇仙师古道傍。  一阵香风飘羽袖。  千条云带绕霓裳

开言句句谈玄理  劝世声声唱洞章。  我贵我荣都不羡。  重重再教炼黄房。

沧海老人曰吕祖本大唐名儒髫龄入泮壮岁登龙由庠生而中进士授任襄阳审案不轻用刑劝化世民不畏劳苦清如水明如镜实有功于世后阅春秋知富贵如露如电悟周易思天理大数难逃。因赴试路途忽闻香风一阵来一羽士身穿仙衣腰系绶带气象不凡开言而谈玄理其人乃汉时将军姓钟离名权字云房道号正阳子受东华帝君指示大道修炼而登仙界。洞章者乃仙家醒世之词调超凡入圣之要言。祖遇圣师情投义和谈叙七日立誓皈戒愿学出世之道。尔时吕祖虽大根大器初闻大道别师亦有疑惑之心自思我本凡夫想成仙道岂是易至。后蒙指示方能大悟即弃功名有如敝蹝舍恩割爱寻至终南受尽考磨十试不退诚意求师教训。是正阳帝君一片婆心授以丹诀微妙随师云游览玩山景行随时方便济人利物之事功满而位证天仙也。重重再教炼黄房者黄者中央正位之地五行化育之所性命之根生死之穴。易曰黄中通理正位居体者此也。房者清净安养之处允执厥中之舍。无垢子曰小小房儿却不多能包天地及山河其中有个真仙子不染尘垢上大罗。嗟乎此先天大道朝闻夕死成真秘诀轻不易泄非人不示非人不传。吕祖随师九载苦行不一乐善不倦十考不昧天心方指点性命根蒂一贯的作用始知厥性复初之下手拨阴取阳之法则存心养性之行为使四体之性归于黄庭修成舍利宝珠一朝功行圆满三天丹书下诏如蝉脱壳飞升位证玉清内相金阙选仙孚佑帝君兴行妙道天尊之职九祖齐超同享天福。然吕祖慈悲度人心切见下方众生沉埋苦海六道转变颁请玉旨飞鸾阐化指示群迷三教感应掌法判五雷之令兼司十地之权好不威哉舍数十年之荣耀修万劫不坏之天福尝愿后来同效之也。

偈曰

黄粱梦悟弃华荣  幸遇正阳圣道成

明却中黄率性理  功圆万古选仙名。

 

玄篇种种说阴阳  二字名为万法王。  一粒粟中藏世界。  半边锅里煮山江

青龙驾火游莲室  白虎兴波出洞房。  此个工夫真是巧。  得来平步上天堂。

沧海老人曰玄篇之理讲来讲去无非言的阴阳二字。夫阴阳者为万物之主宰看之无形摸之不着隐显不测顺行生人生物若得明师指示以阳化阴以阴育阳即可成仙成佛易曰一阴一阳之谓道。紫阳真人曰梦谒华西到九天真人授我指玄篇其中简易无多语只是教人炼汞铅。此修真的秘诀超凡入圣的切径特恐人难遇难闻耳一粒粟中藏世界者此一地方自古三教圣人不轻易在天上谓之斗柄斗母主持四时序焉万物生焉。在人身谓之玄关性之根命之蒂儒称为灵台炼九曲明珠释称为灵山烹炼牟尼宝珠道称为灵关修炼黍米玄珠。古经云道法三千六百门人人各执一苗根惟有些子玄关窍不在三千六百门半边锅里煮山江者。此言修性还本明善复初工夫锅非世间有形有像之物件乃无极而动造化而成太极半阴半阳自母腹胎出哇地一声。先天太极造化之气即后入口鼻之气即接逐分为两仪两仪分而四象承于是天赋之性散于四肢性相近也。习相远也。不遇师指率性之理流浪生死轮回无休矣学人欲明白半边锅里煮山江之义么急求明师指示两仪而返太极将那半阴半阳合而为一小山之精江水之华二家自然凝聚太极之中内有一个不老婆婆名曰万化娘子取东方之木名曰青龙。木能生火制火下降而会坎铅是谓青龙驾火游莲室火逼西方之金名曰白虎。金能生水金水上潮而配离汞是谓白虎兴波出洞房也。木火降而金水升至此须知安炉立鼎上下相应炼三魂而制七魄三七合一而成大丹。此个工夫本然奇巧后世有缘之人得遇此书访求至人指示作用积德消孽功行圆满脱凡体而步天堂有何难哉

偈曰

阴阳妙道理堪精  不遇真师性怎明

识得虎龙三七会  炼成至宝礼三清。

 

其 四

寻天掘地见天光。  种得金花果是强。  那怕世间诸恶鬼。  何愁地下老阎王

正心收住黄龙髓  张口擒吞白虎浆。  不是圣师当日诀。  谁人做得这文章。

沧海老人曰寻天掘地见天光者乃言取坎填离厥性复初之工也。盖人未生以前在母腹之中本先天卦爻喜怒哀乐未发之时乾坤定位一性圆明是谓中和气象故不饮食而壮迨至胎足降生一个筋斗下地哭啼一声却中和之气始得天地之气乾坤颠倒干名曰天因失中爻之阳而变为离中虚坤名曰地因得干中之阳而变成坎中满。阴阳失位五行变乱先天之性即化为气质之性怕仙佛圣真临凡若不遇明师指教本性日迁识神主事元神佛性昧矣若有志男女不昧天性访得真师口诀将先天所失干中之阳在北海坎地掘寻拨开二阴取那中爻一阳阴降阳升复还乾坤本体四肢自现亳光照彻宇宙盖元精元气元神相凝名曰金华聚鼎结成金刚舍利明心见性存天地之心行圣人之德借世间之财修天堂之福成天地之智人为圣真之流亚吉神拥护浩气塞乎乾坤怕什么恶鬼满世也。经云道高龙虎伏德重鬼神钦。夫阎王者乃上天见世间男女昧理欺心违犯天律故设立十殿一殿所掌阴阳界鬼门关有孽镜台定人善恶超隳苦乐毫发不爽。余有八殿掌理刑拘铁面无情依律用刑。第十殿号为转轮王但凡投生富贵贫贱寿夭残疾胎卵湿化依善恶发往阳世投生受报赏善罚恶真果森严。如善男信女得遇明师指示取坎填离依先天口诀行持地府除名紫府挂号务要戒杀放生消解历劫孽冤方不伏阎君所管功成而为灵霄之客也。正心收住黄龙髓者乃是关窍已开百脉通达心正自然意诚意诚身修则近道矣盖心为一身之主意乃精气神之宗质列五行中央正位其性属土其色皆黄故名曰黄婆别名黄龙是也。物格知致致心不妄动神定气和谓之黄婆髓也。白虎浆者系水中之金离火治化呼吸上凝是谓张口擒吞也。将髓浆二物收入玉鼎之中取日精月华久久养成不生不灭真灵功满脱壳超出天地之外不入轮回之中。噫嘻此是成圣之秘诀三教圣人不轻泄之法。子贡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释迦曰须菩提一合相即是不可说。此皆言大道不敢轻泄明示。虽三教著书儒演于大学中庸释演于般若心经道演于玉皇心印妙经。不过师指面授性命之工作用之法实难明通。无如世有一等假知之辈未得心传之道性不知是何修命不知其何了以他记闻之学广览群书之见不明圣人著书立说借物阐道之义使大地众生知觉访师究竟根原。他以执着死见不低心访求高人辨明性理好胜逞才妄注丹经传世。后学得之误以为是真正修身的口诀盲修苦死无成罪莫大焉。故吕祖曰不是圣师当日诀谁人做得这文章。吾今解明指醒学人不受傍门外道所愚一切小说杂书毫无圣贤精义得见此书一目立知书诚慕道者考金之石照暗室之灯是道可证非道可破作苦海之慈航修仙成佛之灵梯也。

偈曰

抽换爻象成仙方  采得金花见性王

尝罢虎浆龙髓味  指玄敬注祖文章。

 

其 五

一三五数总是春  后地先天见老君  花发西川铺锦绣。  月明北海庆风云

好抛生计于斯觅。  莫逞浮华向外营。  念念不忘尘境灭。  静中更有别乾坤。

沧海老人曰世间不知修身之道者难明此诗之义。昔古圣伏羲行至孟津见一异物龙头马身瑞气腾腾伏羲观见此物不凡遂唤曰尔若与后世有益急可上岸那灵物闻之登岸伏地伏羲视背上有文点一六属水居于背下二七属火居于背上三八属木居于背左九属金居于背右五十属土居于背中。通乎水火达乎金木伏羲视之豁然解彻其义知是天地生成之理阴阳造化之机当时画之熟记于心。此物名为龙马负图观天地之象剖明阴阳五行循环之理而成八卦其义深奥包乎三才气度。时至商末人心反常迷昧循环之报伏羲视之不忍复又倒庄化生为文王姬昌囚于羑里七载因人情之义又定后天八卦分方位爻象始注成易经使大地男女知天地不外一理觉悟知非改过远恶近善究竟修身之道超出苦海。岂知后世学人将圣经只知卜筮世事吉凶于性命之功弃而不讲。上天视之无奈共议分为三教著书讲明三曹苦乐之理天地化生万物之义及人伦治世教养之规修身率性还本之道始末并叙。嗟乎举世之人有几多不但修身天道不体即人道五伦之事亦不遵行。惟吕祖慈悲得圣师心传修成大罗天仙立誓度尽苍生泄露玄机作此诗句指醒男女修道之诀。吾今注解阐明微妙若有信善之人观见此书访求明师指示妙窍知天堂有路攀援可上自不入于傍门外道为有形有象幻术所误上。学人欲明白一三五数总是春后地先天见老君之义么此乃言河图生成之理指人厥性复初之工也。于意云何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天三生木地八成之天五生土地十成之此天生地成于人身中是谓汞下授铅分清去浊格物厥性的工夫。后地二生火天七成之地四生金天九成之此乃地生天成是谓铅上投汞物格养性之妙。学人功行至此化境人欲尽净天理流行之象得见我本性如来号谓老君是也。言花发西川铺锦绣月明北海庆风云者乃三花聚顶结丹之效验也。花发者精华透露也。西川者养丹之所也。铺者抽爻换象也。锦绣者美貌之义也。月明者阴尽阳昌也。北海者分清格浊制浆之地也。庆者喜也。风云者阴阳造化之机也。人身禀精血而成天性赋焉。散于内五脏六腑知其饥饱散于外皮毛筋骨识其痛痒。皆是先天佛性是谓阴包乎阳清混其浊。若得明师指示修性之理了命之工炼精化气气盈复聚西川丹鼎之中养神剥尽群阴四体毫光发现北海月明应运丹鼎呼青龙云起唤白虎风生会和而炼大丹也。好抛生计于斯觅莫道浮华向外营者。结上文而言既有缘得道功程通达切莫为名利所染世俗人情所牵处世随缘度日祸福守定天理以积功为贵以修道为尊。 大祖曾制诗曰百年世事三更梦万里乾坤一局棋禹疏九河汤伐桀秦吞六国汉登基古来多少英雄汉南北山头卧土泥。此醒世金玉格言也。念念不忘尘境灭静中别有乾坤者此教学道之士行功不可懈怠念念在道借假修真舍财培德内果方纯人心灭而道心增坎离抽换乾坤定位性由我修命由我了养成黍米玄珠一日功满脱却凡躯名为大罗天仙好不乐哉

偈曰

河图古圣泄玄机  无奈众生赋性迷

若得明师真口诀  朝闻夕死上天梯。

 

其 六

世间无物可开怀  奉劝世人莫自埋  好趁风云真际会。  须求鸾凤暗和谐

两重天地谁能配  四个阴阳我会排。  会得此玄玄内事。  不愁当道有狼豺。

沧海老人此诗乃指示得道学人莫为名利所染财色势力所迷。古言人身难得中国难至人难遇大道难闻既得人身生于中华幸遇至人提醒得闻修身大道无论富贵贫老幼贤愚须当举大智慧将红尘世事真假办明是非认清。何也盖凡世俗人情名利富贵多忧故不仁者多遭众怨。酒色财气之里有毒乐而无礼则伤。况人活百岁只有三万六千日不觉而至若明善积德转生不失福禄倘昧心造孽怕人身有失转入畜类好不苦哉故祖言世间无物可开怀作诗劝人莫为尘世迷埋。有缘得道男女都是三生有幸好趁机会勤修苦炼不可怠慢超出轮回古经云万劫千生得个人须知前世种来因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时度此身。此诗真指迷格言学人宜悟之可也。须求鸾凤暗和谐者鸾凤乃天地间之瑞物应出圣人之兆方得来游。在人身中比为性命在天比为日月在地比为水火天以日月会合其明普照大千光华宇宙。地以水火运生万物养育群生人若知性命会合勤修而见我本来面目自成虚灵不昧真人也。言两重天地四个阴阳学人明白么盖坎离相投此谓之后天地也。乾坤交并此谓之先天地也。壬水谓阳癸水为阴丙火为阳丁火为阴甲木为阳乙木谓阴庚金谓阳辛金谓阴。学道知此两重天地之作用四个阴阳之会合修性悟命炼精化气炼气化神还神化虚炼虚还无灵明窍中动会交彻而成圣胎。学道之人功行到此境界混俗和光随缘度日总要听天安命以积德为本克己忍辱为要助人成美为心视生死于度外重道德如至宝心坚如同金刚志稳甚似泰山即豺狼满世当道亦不必惧怕。盖虎豹豺狼本是天地间之恶物天地为万物之父母岂肯生此异物害人不知非天地降之乃人自造之也。此何以故嗟乎时因人心不古昧理反常将三教圣经视作故语以杀生为乐奸诈为能口是心非欺天灭理造种种冤孽杀气冲空天地不安诸神不宁一切凶煞之气流行宇宙应时而生投入山林而成豺狼虎豹恶蛇毒蝎等物投于人身而成凶残之辈害人非常冤缘之报实不爽也。昔盘古至于三皇之时人畜同居并育而不相害。后因人多逞强伤物人有吃物之义故虎狼蛇蝎有害人之者后出有巢氏造作巢穴人物各别所以学道者既望超三界脱离轮回务必戒杀放生莫与六畜结冤。修业感天求神保佑。纵遇虎狼他虽不分人之善恶道理横性生成亦不必畏他。子夏曰死生有命富贵在天。请看昔日庄子度白简之时善度不足半途而退无奈只得遣恶虎而使白简脱凡成道此可为成道之榜样作后世学之规模此理学道者细思觉悟可也。

偈曰

富贵荣华似水沤  尘劳识破上慈舟

两重天地功纯化  稳跨青鸾谒帝洲。

 

其 七

前弦之后后弦前  圆缺中间气象全。  急捉龙虎场上战。  忙将水火鼎中煎

依时便见黄金佛。  过后难逢碧玉仙。  悟道圣师真口诀。  解教屋下有青天。

沧海老人曰此诗乃言采药之工定老嫩火候之诀真三教心传之道与天地同理日月同序。轩辕黄帝曰观天之道执天之行者此也。前弦者乃是月之初八阴中得其半阳药苗至此还嫩有阴未尽不能结丹。后弦者乃月二十三阳中生出半阴乃药老火候已过亦是无用。故易曰初九潜龙勿用上九亢龙有悔者此也。学人明白前弦后弦之义么预在前弦之后后弦之前即是十五月圆之时阴尽阳纯之际至此必有恍惚杳冥之象名得大药是也。急捉龙虎场上战忙将水火鼎中煎者承上文而言前讲采药之理此叙炼丹之功盖取坎铅名曰虎治离汞名曰龙。令那开天辟地不老黄婆将虎降龙还要招日中之神火月里之神水黄婆主持引入干鼎之中使龙虎相战龙呼虎髓虎吸龙精木火通明金水相生成比会投依此行功不怠久久养成圣胎丈六金生毫光灿烂名曰大觉金仙在释名谓佛在儒名谓圣在道名谓仙。过后难逢碧玉仙者乃言修道不知药苗老嫩火候过者无用不能结成圣胎何能见得本性无垢真人也。紫阳真人曰纵识朱砂与黑铅不知火候也如闲大都全藉修持力毫发差殊丹难全。屋下有青天者言人之身体为性之房舍赋性为体之主人。若后世学人得其心传知得取坎中之满填离中之虚而成干干名谓天故祖师言悟道圣师真口诀解教屋下有青天。此修身之真传三教返本不二之妙理但得此书用心理会切勿视为泛词。领之慎之急访求明师究竟此中玄妙性命的工夫切莫怠缓自误也。

偈曰

采药须明阳化阴  龙蟠虎聚有佳音

黄婆调动真婴姹  齐会黄房两咏吟。

 

其 八

修仙善士莫痴迷  于此宜当早见机  花发拈花须仔细。  月圆赏月莫延迟

得来合口勤烹炼。  既济休工默守持。  从此不须心懊恼  管教平步上瑶池。

沧海老人曰夫修仙者乃出乎其类拔乎其萃想作世外之客就要立超凡入圣之心存乐善至死不退之志。孔子曰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此言乃成圣之规模。古圣高真立志学道无非体天地好生之德作济人利物之事日日三省变化气质有才装愚有谋装呆遇愚昧者不辞劳苦劝化。逢明贤之士低心求教博学审问慎思明辩是道则进非道即退舍财培德感格天心方行圣师口诀苦中修难中成。无奈世有一等学道之人名虽学道究竟不知什么是道不知三教圣真如何而成虽读异种之书其理之真伪不辨重财利甚似骨髓轻道德比如毫毛。讲俗情有精有神。谈修身如痴如呆。或信傍门痴迷不改讲究愚忠。或执迷于杂书而弃正宗。如此之人皆是冤孽迷心何能跳出生死关头是为轮回之鬼故吕祖叮咛修仙善士莫痴迷。于此宜当早见机者乃劝勉世人急早看破世情访求明师下手速修见机而作也。花发拈花须仔细者此乃言得药之妙义。何以故花发者系精气神融化之质透露四肢也。拈花者抽添之工也。花本结果之兆一个周天一回但花发之时必须好好调理果方成也。金刚经曰三藐三菩提。悟真篇曰长男乍饮西方酒少女初开北地花若使青娥相见候一时关锁在黄家。月圆赏月莫延迟者将阴配阳养丹之理也。盖月本属阴三十日谓之晦纯阴无阳借日光之阳以化阴月得日光至十五日则圆急速擒之配日合口烹炼既济三宝攒簇五行。既济休工默守持者前言合口勤烹炼即武火炼丹之功此叙文火温养胎息之法。既济者阴阳配合也。休工者武火勿催也。默守者文火温养也。持者心意勿乱也。如此而行丹熟功成有望矣三丰真人曰无根树花正明月魄天心逼日魂。金乌髓玉兔精二物搏来一处烹。阳火阴符分子午沐浴加临卯酉门。守黄庭养谷神男子怀胎笑杀人。从此不须心懊恼者言修大道必有颠倒魔障不顺意的考惩盖人自有生以来多有冤孽今得大道修出苦海不入轮回那冤孽之账未有就休了不成。古经云道高谤兴德修诽来此真实不虚也。古有凭证梁武皇帝行善好道遭侯景逼饿死于台城之中。原武帝前生本一樵夫禀性好善侯景乃山中一老猿因盗樵夫饭食樵夫失食受饥心中恼恨即用石块塞其出路令猿饿死洞中转世结为君臣冤冤寻报毫发不爽。但梁武帝为人虽好佛道然皆假名并无实行。观史书所载废君逼潬为筑淮堤水淹人命数万以故无缘得受达摩正传冤孽报复死于台城。切勿以武帝遭饿遂不信佛法也。吾劝学道男女务要看破俗情除却势利之见争强论胜之心立至死不退之志凡事听天而行随缘乐道学习忍辱守道抱德方保功成果就也。诗云如切如磋如硺如磨。至圣云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又曰知我者其天乎此乃成圣格言学人当体之勿忽也。瑶池者乃三十三天之外名曰无极天玄玄上人所居号为无极天尊是为生天生地之母化生三才之宗虽三十三天诸佛仙圣尽要朝贺玉皇上帝承其命为三才之主万圣之尊故元会运世亦要禀命听令施行如有缘之人访得明师指示率性之道明善复初之工勤修不怠外功行满内果即熟自有丹书来诏脱却凡体跨鹤云上升过九霄进紫门朝玉皇谒参诸天圣尊依功定果承领仙衣绶带赴瑶池朝拜 圣母赏赐蟠桃大筵但见珊瑚为殿异宝为墙白玉为阶金砖为地真是快乐之境无尘无垢之乡内有八宝池无穷景致食的仙肴品物饮的化凡心之琼浆受用随心永享天爵先亡九玄七祖同证极乐无疆矣

偈曰

人欲扫除天理纯  花开赏月虎龙凝

功成超举瑶池地  鸾鹤下迎冉冉升。

 

其 九

要知大药妙通神。  不是凡砂及水银。  世购药材俱是假。  人烧水火总非真

有形有质何须炼  无象无名自可亲。  一得便超三界外。  乘鸾跨鹤谒枫宸。

沧海老人曰此诗祖师因见世间一种糊涂学道之人看了几册丹经子书又不低心求教高人办别性命之理修身返本之道见书中所言铅汞水火鼎炉黄婆婴儿姹女异种药物他以为是真正有形有像之物自作聪明。照书办备盲修瞎炼苦死无成。后备之人以盲指遗误后学罪孽不浅。吕祖视之不忍故作此诗指示学道男女莫为外道盲师所误有负修道之志老死无成实可悲叹吾今注解剖明来历始知修身之道可办外教傍门可辟不失三教正宗心传。自盘古传至祝融氏之时并无文字衣冠烟火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