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专刊

汉口专刊社发行(民国35年)

近百年来,我国处于内忧外患,交迫之下,风雨飘摇,环境险恶,同时世界各国,亦互相角逐,弱肉强食,此不平等发展之结果,逐演成三十年前之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后,胜利国,商组联盟,防止侵略再起,法规严密防范周详,颇似和平有象,太平可期,熟料未及二十年,而第二次世界大战又告爆发,且此次战祸之惨烈,较前次大战犹甚百倍,历来论我国过去被轻视,受压迫之原因,为满清无能,政治腐化,论世界各国,互相角逐,构成世界大战之原因,系因大口过剩,工商竞争,须向外发展,遭遇抵抗,逐发生斗争,此种理由,固成事实,然尚非根本之论,中华圣贤相传之真人道主流,重在自问自反,将心比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孟子云,人必自悔,然后人悔之,家必自悔,然后人悔之,国必自伐,然后人伐之,故世之不得和平之道者,多由自己人事上,违反和平之有以自启,天地有好生之德,固不愿人类之自相残杀也,人类不互相侵扰,互相残害,则世界有何不和平之可言,中国素为道德国体,因自秦汉以后之帝王,视天下为私物,鱼肉人民,或假道德之虚名,行自私自利自欺欺人之虚伪政治,以愿一己之阴谋与压迫,为能事,因此而生反应,致祸乱相循,杀伐无己,近代以来,世界各国,尚竞争,讲富强,以为非武力不足以服人,非法律不足以治国,自表面看来,似乎弱肉强食,为天演之公理,然甲国精研枪炮,乙国亦精研枪炮,丙国扩张海军,丁国亦扩张海军,制造杀人器械愈精,越召天地之杀气越甚,一旦强者与强者斗争起来,非至杀人盈野,杀大盈墟,两败俱伤不可,至于讲自由,讲平等,以表面说,彼此划界,互不侵犯,互相防卫,似可相安,但彼此不实现自信互信之贞诚心,常怀疑忌,自私之念,久之,仍须发生冲突,故第一次大战告终,当时所定防止战祸办法,亦用尽苦心,不旋踵而二次战争复起,信不由衷质无益也,因以武家防止侵略,是犹以盗防盗,以病防病也,何如各本人类固有之贞良心,道德主张,以消除人类自杀之祸根,自责自悔,至诚相见,对各国今后有害于人之政策,共同除之,使强权之竞争,一为而为礼让之争取,故解决今后之世界问题,不可有重于武力,因武力为害于人类之惨烈,此回大战,较之次之,更为严重,其情形已为世人所共睹,因飞机数质之日益扩大,无论胜败两方之国土,全部在开战初期,人民生命财产,早已化为灰烬,战事告终,败者固无论矣,胜者纵云赔偿,所得亦难偿所失,如此之自称为轴心国者,恃其兵力之强,枭雄一世,而战败之速,竟为世人所不及料,武力之不足恃,与为害本国,为害世界,由此可见,当入乱初定,痛定思痛,举世因二十年中经受两次大屠杀之惨痛,共谋永久和平,而成立世界新宪章,与新机构,共意甚善,但如仍用第一次大战后维持和平之办法,以容易发生战祸之武力,来防止战祸,实非计之将者,前车之鉴,正在目前,一误焉可再误,按世界新机构一名联合国,其意义不外联合天下万国于一堂,共商永久和平之大计,似形成中国古圣相传,天下一家,万邦协和,世界大同,乃人类道德进化之自然趋向,但须以礼让为事实,孟子云,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以德服人,然后可服天下,天下者,天下人之天下,有德者居之,有道者治之,故今后欲实现天下之永久和平,须行讲信修睦之道德政治,而不可用之以武力,夫道德行为,不假外求,仅反求诸己,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而造福于天下国家之功德,实永垂不朽,例如一家家长,素重道德,其家仆役未有不循规蹈矩者,一家然,推之国家天下,亦莫不皆然,天下之治乱,系于执者之一念,故曰尧舜帅天下以仁,而民从之,桀纣帅天下以暴,而民从之,文武兴,则民好者,国厉兴,则民好暴,势至所至,理有固然,故三代以还,圣君绝迹,王道失传,日久愈替,以致晚清,终为人所不齿,一败而不振也,道德之实行,为仁者,相亲仁也,相辅义也,居仁由义,德也,仁熟义精,道也,若果能人人相亲,相爱,相互助,以真诚心,想感召,则社会间,自无阴谋欺诈,盗匪不肖,自然绝迹,国际废除纵横捭阁,而讲信修睦,型仁讲义,不分国界,不分种族,一视同仁,风声所树,得见行礼让,耕让畔,无此疆彼界之隔砖,自然天下为公,人不独亲其亲,子其子,不言自由平等,而真自由平等在其中,不言法律,而法律在其中,诚信相乎,虽无订立条约,自然相安无事,今之世界各国,欲实现世界永久真和平,应请切实提倡道德建国,废止残害人类之武力行为,兹就天下一家万邦和之道德政治,举其当今急务之荦荦大者,胪述于后…

第一集一期 第一集二期 第一集三期 第一集四期 第一集五期 第一集六期 第一集七期 第一集八期 第一集九期 第一集十期
第一集十一期 第一集十二期 第二集一期 第二集二期 第二集三期 第二集四期 第二集五期 第二集六期 第二集七期 第二集八期
第二集九期 第二集十期 第二集十一期 第二集十二期 第三集一期 第三集二期 第三集三期 第三集四期 第三集五期 第三集六期
第三集七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