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立与业力

(理天功过所)
地点:高雄崇德佛院
主讲:范圣杰讲师

愿立与业力第一集愿立与业力第一集 愿立与业力第二集愿立与业力第二集

录音带一

(范讲师,好!)点传师及各位前贤好,大家好,各位前贤请坐! 后学沾到天恩师德以及崇义各位点传师的慈悲成全,在四年前后学出车祸之前,出车祸的一个显化,很多前贤,很多人都在问,为什么显化出在你身上,我们都没有,后学就说是阿我怎么这么衰,因为老实说没显化才是福,若是你有显化仙佛会让你这么清楚。你就是有什么业障,什么因缘,什么因缘来到这个世上,这个冤仇没办法等到你百年之后再解决,现世

就要解决所以老实说,有显化后学也是希望和大家一样没有显化,跟大家一样过平安也不错,既然我们本身就是要来办道修道有个显化也是给我们一个警惕,见证,今天会来到这里,主要给大家一个见证,见证什么?见证道真理真天命真是正确的!向我们在座的点传师,凡间要多一位点传师,要多少的功?要一万零八百的功,人间才可以多一位点传师,所以我们要渡多少的人?多一个天命,平常我们不知道,天命可贵!所以后学就是这样经过,发现这个道,不是我们平常叫人来求道这样而已!动员这些仙佛诸天神圣太不得了!太神圣!太殊胜!

事情是发生在四年前之前,在彰化,刚退伍回来在彰化上班,在彰化后学是田尾人,有没有人住在田尾?没有吗?那有就是有缘,后学刚退伍算附近作工作,在宝岛那里上班,后学都是骑摩托车,那我们知道乡下都有很多竣沟路,大竣沟旁边都有产业道路,就是人家做农事都从那里走后学就走那种路, 后学一样走水沟边,我们那里的竣沟有个水坝有个陆架下去有个急转弯,90度的转弯,我摩托车转弯过来我就发现,对面的年轻人怎么骑这么快,催过去看到我们都可以感觉会撞到不会撞到,自己都知道,看到这样一定会撞到。

撞到要踩刹车都来不及,碰的一声,刚好我们那里的竣沟排水我们那里是大的水沟旁边是小的排水沟,大的竣沟很大差不多是20公尺,撞下去后学不是在大的竣沟,好加在,不然没有现在这一场,后学撞下去摔到这边,得差不多一点五公尺左右到这里,我们算比较小条宽点,比较小条的排水沟,人和摩托车直接摔到水沟去,碰的一声,人整个晕过去,人醒过起来,奇怪我怎么站在路边,后学站在路边,那是发生什么事?恍然看到水沟怎么有趴着一个人,趴在水里面,摩托车掉在水沟里,旁边还有个年轻人,骑着摩陀车准备要走,年轻人的手还一直颤抖,大家知道这是什么情形吗?这个不叫做灵魂出窍,这个叫做过世了!

这个叫做你已经过世了,这个叫做往生,在撞下那煞那后学已经死了,死掉灵魂才会跑出,意思说我们还活着,不会跑出来,那是因为那时撞得很严重灵魂才会跑出来,可是那时候灵魂跑出来后学很不甘愿,为什么?那时候后学退伍回来,退伍回来找到工作,想说在家附近才在想说留在彰化发展,什么事都还没做就发生车祸,会怎么样,不甘啊!后学那时后就想难道我这样就要走吗? 就觉得现在走,对不起我们老师,才这样想,求道的时候,有点玄关,我人趴在水里面,头是向下面,水一片都是血,水沟有一些水全部都是血,后学只是这样想而已,头是趴在地上。但是还是可以感觉,在玄关窍那里有个吸磁石在吸我,后学就这样被吸进去,吸进去整个人,都没有意识,所有的意识都没有了,整个人都晕了,之后惊醒的时候是几点?之后人醒过世八点半,发生车祸是八点,警醒是八点半,又晕过了,先跳过去,先说我叔叔所看到,我叔叔就看到有个人骑车来找他,刚开始他还在想这个人是谁?怎么说呢,他没有看过有人骑车手趴在前面这样骑的,我们知道摩陀车要催油嘛!

送去医院,后来听到消息,我爸爸我哥哥跟姐姐就去医院,就去医院看,我爸爸就想说可以骑回来,只是撞坏而以要不然在牵去修理,摩陀车要迁去修理牵不动,撞下去时掉在水沟里,前面的轮子撞了凹了下去,卡死死,推推不动,那时候后学是从水沟边1.5公尺的深,,当初撞下去担心会死所以有报警, 看喔!可能骑去撞电线杆,骑太快去撞电线杆,骗跟人家说相撞,他说哪有可能,你看所有的碎片什么,所有都掉在水沟中,所以一定是相撞掉在水沟中,后学那台摩拖车式重型的125大台的你好好的人也搬不起来,一个人哪有可能搬一公尺半,大台的摩托车,刘点传师比较勇去搬看看,大台摩托车有办法一个人搬,1.5公尺,更何况后学那时已经受伤的很严重,但那时候他爸爸想说他可以一个人骑回来怎么可能说不能骑可是怎么推推不动,后来是用车子绑一绑用载去给人家修理那个,摩托车行说撞成这样前面一支一支说要不要整个换掉?但是后学那时后事骑回来的,后学自己没有感觉,只有感觉自己被人家背着。

我被人家背着,背到一个地方说到了!我就眼睛睁开,都看不到都血,我又昏过去,8点半清醒一次,清醒11点半,11点半在医院的加护病房,医生就在说年轻人,深呼吸深呼吸你没死你没死!眼睛睁开,就在想这是哪里?医院都白茫茫,医生就在那里深呼吸深呼吸,你没死你没死,医生从八点半九点十点,在这里处理三小时,处理后三个多小时,医生就说你这个很危险,后学撞到不知道刮到什么东西,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刮到。

从左手边和右手边刮,刮刮里面不打紧有好几条颈动脉和颈静脉气管,全部都断,气管和颈动脉没断,静脉断掉,静脉断掉有多大条?比起我们的拇指还要大条,都断掉,医生和我爸爸从正面看可以看到那个脊椎骨,从正面就可以看到后面的脊椎骨,所以他们就在说气管是灰色,血管是绿色的,看得很清楚, 肉是黄色跟红色,当初是伤口从这里就可以看到后面,多大的伤口?是一个拳头的大小。

脖子没有放进去不能转,刚好伤到那里,脖子不能转,但是医生说你这个伤口很奇怪,怎么奇怪好像是你用刀子从左边到右边扑过第一条断第二条断第三条断,对吗?这样过去刚好第一条没有断,第二条没有断到第三条全部都断,他说你扑这个不知道怎么伤的,这样扑过去,刚开始还好这两条没断,你还有的救,他说如果是动脉断,血就来不及接到我们的脑,你就马上死掉了,若是气管断,就从这里流到我们的肺部,你的肺部就塞住了!

在慢半个小时送来,塞血没办法救,呼吸都没办法,肺部也要换掉,可能救一救开证明送回去,医生就说他们一开始怎么救?一开始去要送血,血流到差不多要送血,在那里找一开始找血管,手先绑起来,打一打开使血管会浮出来,打一打不会浮出来,心脏没有再跳,心脏没有再跳所以没有浮出来,结果医生怎么处理?医生说护士说有现成的血管从外面接直接从点滴接血管血直接送去心脏,然后急救,这样救三个多小时。

后学今天还活着,算是个奇迹,为什么呢?台中有澄清医院的护理长,她后来听后学在讲打电话给我,范兄你当真的这个断掉?后学说对啊!护理长常说你真的是天恩师德,你要去献供,我就说怎么说?她说她在医院救过二十个中没有一个活着,所以后学真的是天恩师德!医院虽然救活了,医生就在跟我说,跟我爸爸大家都来,医生就说,虽然救活了,但是这个手术我不敢作,掉在水沟的泥沙沙子石头全部,全部都在里面,马上缝合马上发红,发炎以后若是败血,稳死他不敢。

他就跟我说若要住这里,要给我三天至四天的观察的机会,不然你就要转院转诊,之后家人讨论后,他们就说那十公分的伤口不就快点缝合,这么大的伤口要放三天,这样不是人家说等死吗?所以那天晚上就决定转去彰化外科最好的秀峦医院,秀峦是彰化外科最好的,所以转去星期五医生就说,伤口很漂亮整个撕掉,就说明天再给我处理,明天才处理,那天晚上那天晚上就在医院换药照X光,隔天早上来。

来的是不同人不是昨天的医师,比后学还年轻的医师,我就觉得怪怪的,不好意思我们那个医师是台大医院的医师,台大医院是周休二日,所以这两天就由他为后学服务,结果那两天由实习医生来换药,手术也没有动,就是换药,那换药他怎么换?他就拿大包的棉花,我们知道大包的棉花,他就拿那一大包泡生理食盐水,泡后生理食盐水绵球在一颗一颗放下去,因为伤口很大,都给它塞下去,两个小时后,把它撕开,在一颗一颗拿出来,他第一次来换药我不知道会痛,那时候已经眩晕.眩晕。

它原本用纱布盖着,裂开之后,就跟着站起来,护士和医生就在按下去,按下去就开始换药,一颗一颗塞下去,第一次还不会痛,两个小时后很痛,夹子进去一颗一颗夹出来,后学那时只有颈动脉缝起来而已,把最大条的血管缝起来,还有很多小血管血经,像小石子那样的血管还有很多,那个没有缝,在那边夹出来,那边肉原本已经弄断了!肉就被夹出来,,如果看到肉被夹出来,你会怎么样?你会惊啊!看到整个夹出来,我就一直在抖,一直在抖。

整个血管被能夹出来,夹出来我们会怕嘛!惊,你是不是会紧张出力,血就喷出来,就像被人剁头一样,喷到医生也被喷得到处都血,整个床单喷的都是血,这样还都没有打肌肉注射硬换,后学就从开始一直抖抖抖,这是第一次换药,再过2小时再来换.刚开始还有这个体力刚开始还有体温,但是这各式输血送血,但送过来的血比我们的体温还要冷,冷你就会冷,你就会抽惊,之后手都抽惊,他第二次和第三次再来换的时候,抽惊整整个人都紧紧,手都抽筋,医生和护士就说你要赶快放开,手要放开神经受损,神经会断掉,你要给它放开,你知道你要抽筋人家给你绑,你若不相信下次有机会,你要抽筋快帮我板回去,你就知道痛到,肉很痛,后学是这样硬板回去,结果那天晚上,以为可以休息了!结果半夜四点又来换药,没有睡,第二天又开始换药,两个小时就来换药一次,这中间不是只有换药而已,中间还要吃药粉,这个叫做说外面再清理面也要吃抗生素,也要吃一点药物,喉咙那时候撞下去,喉咙虽然没有断但整个是碎掉的,讲话讲不出来。

喝茶喝不下去像是在喝空气,从这里流出来,呼吸会漏风,开始叫我吞药,吞不下去,所以没办法说话,刚开始拿一包药,叫我吞,不下又吐出来,结果磨一磨,磨成一杯,叫我用喝喝不下去,结果我拿棉花棒,从嘴唇慢慢挤慢慢吞,吞一杯要多久?两个小时,药多久要吃一次?两个小时,结果二十四小时都在那边磨,到了第三天,嘴唇都破,火气都大,嘴巴都破,所以很凄惨就对了!

第二天开始换药,你就开始会怕,因为那天都没有睡,没有睡你是不是精神会恍惚?开始晕晕的,有时候才刚换要跑出去,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会推铁车,里面有放镊子和夹子,那个在推的时候,都有铿铿锵锵的声音,你光是听到那个声音会怎么样?你会惊,你会发抖,又来又来了,喉咙又破只能一直喊,你知道吗?护士就说还没轮到你,继续走,但是你知道我们很惶恐..很惊,到了第三天,只要好好人三天不睡,你只要听到什么声音你就觉得鬼来了!在医院两个小时就要被手术,你说怕到什么程度,整个人胃抽惊,平常胃是在那里,现在是向下,没有感觉。

你胃抽惊那时觉得胃转一百八十度转弯过来,你会想跳起来,想要吐,又吐不出来,感觉牵住了,痛到这种地步,第三天又来换药,第三天下午后学就在想,我以前一定做了很不好的事情,才会得到这种处罚,在医院后学就觉得自己要忏悔,照理说,我有得到这种处罚,那我应该要死,可是我又没有死, 那我应该要感恩,接着又这么想又想到一件事,等下医生再来,再来换药我又从这里喊,那他会不会想说你们一贯道的道亲是在修什么?生病一样从那里喊叫,是不是没有道气,后学那时后就觉得不能让人看轻,等下来我不要喊,晚上六点他就来换药,换药后学就守玄,意守玄关用三宝,那个医生知道我会痛到,他来就在看,我怎么没有拉旁边的铁架,病床的铁架你不去拉,手术你又在喊,我就用眼神暗示,不能讲用写说不用,他就开始换药就一直看我, 难道你不会痛吗?后来换药换好,后学写说,我会痛,但我没有用肉体,去承受,去忍受,你守玄下去变得很有趣,就像现在有人电影在手术,你会不会痛,会痛阿!就像看别人在手术,后学那时在守玄就是这样,感觉很痛很痛但是就好像看别人在手术,明明是自己在手术,看别人在手术,所以真的我们玄关窍,真的我们身体唯一的正窍,唯一的阳窍,精神不好守玄,精神就来,身体难受守玄,超脱这个身体,真的有人问说这个是否有感应?后学那时真的我们玄关窍不得了,真的不得了,之前不是说星期六和星期日接着星期一,照理说要缝,要动手术!

星期一来实习医生,我就想说为什么是实习医生,不好意思今天是九月二十八日,九二八是什么?是教师节,因为是台大教授,继续在放假一天,枉费在那里转诊,当初转诊就是希望赶快处理伤口,结果转到最好的医院还是,没理由还是给你延三天,后来才知道是仙佛和冤欠讨论好的,这三天不跟你的医院好坏,就是要让你受苦的,让你体会的,才知道定业不可转,你欠人的就是要还,第三天还是一样,换药还是血,血还是痛到,接着到第三天晚上。

换药后,后学就在想,我一定要忏悔一定发愿,心里面就在想,我若是没有死,以后,我要代天宣化,我要为我们道场修办道一辈子,自己心理下有许这个愿,隔天早上,星期二医生就来,他就问范先生早上吃了没有?当然没有吃,医生就说没有吃最好,那马上就进手术房,就去手术房里面手术,早上8:30进去里面手术,手术到下午13:30才出来观察室,才这样而已,缝了五个小时,所以,你就知道这样缝了多久?五个小时,这样缝250多针,二百五十二针。

你去看我问过,伤口像麦克风逢了这么大的缝三十针,有够再多,伤口会很丑,后学缝了200多针,怎么缝了?护士说你当初的肌肉和血管都弄断了,要补啊!我们有七条肌肉,所以要补那里有七条肌肉,给你截断两条补那里,血管肚子边也有很多血管,皮裂开拉进去里面弄血管,剪断十公分,给它补那里,身体里都截断,剪剪切切补脖子那里,手术好了,下午精神好,是不是麻醉退就有精神了,护士就说范先生恭喜您,手术很成功,脖子要赶快动要动刚开 使缝好就要动,不然以后会萎缩,缩住了以后要动血管就会断,刚开始就要动,刚开始缝好动会痛,尤其到下午两点才想说不会痛,两点多麻药退了,痛到从肚脐以上都开始,整个用显微,插进去,整个身体都在痛,发红是整个涨大缩小,涨大又发烧,烧到40度,也是很紧张在加护病房,之后退烧才出来,出来人就晕晕的,人很不舒服,一直很想吐,一直很想吐,后学那时候想手术成功一直想说要忏悔。

我就爬起来到床上,跪在床上,跪着想着说要忏悔.要感恩,忏悔不是要来佛堂,对吗?医院没有佛灯只有电灯一颗圆圆的一样,我就跟老母忏悔,那个就是老母灯,我就跟老母忏悔,我就抱着合仝跟老母忏悔,后来就晕晕的就睡着,人就睡着对后学来说是很大的福报,若不相信,后学建议,可以去问任何一位,她曾经被冤欠讨债的,被冤欠来讨的, 他晚上睡得着吗?没半个,若真的是受考这个人晚上睡不着,晚上在吵,不然晚上在乱叫,都是这样的!

你若晚上能睡,睡得很好,还要人家叫你,表示你有很大的福报,真的是福报,所以后学睡了才发觉,这个身体这个命是我的,一躺下去,不打紧,才发现床头边,站着一个人在那里,对我招手,就说:你来你来,那个声音很慈祥,你来你来,我也没想到说就爬下床,跟着走出来,耶!南极老仙翁,老仙翁驼背,老老的,没有多高比后学高一些,我一出来仙翁就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后学就很好奇阿!要去哪里?仙翁就说你抱好,要抱什么?仙翁有个龙头拐杖,祂叫我抱那支拐杖,这么大个,灵魂出来的时候,打五折变成小仙童,仙翁叫我抱好,我就抱好要走的时候,那个叫做腾云驾雾,实际上,不叫腾云驾雾那个比较像,比较像后学从台中坐自强号,有时会快有时会颠坡,开始起来的时候,什么都看不到,再走的时候整个都黑漆漆,看不到什么东西,你只能习惯之后只能看到,彰化基督教医院在这里,彰化市在这里,才看得懂,慢慢的越飞越快,接下来整个都雾,都雾看不到,都光,像外面那种光,亮亮的刺眼,眼睛张不开,看不到,仙翁就说:到了你要不要看仔细?看了看到山边的路,有一个三座山叫做鹰头山,三个山,可是山,后学没有过那里,刚好有一个门,从那里过去,仙翁就说:你看他们在做什么?我就在那里看,很多人排满满,有分喔!

求道走另外一边对三宝,佛教徒或是和尚,走另外,看是拜什么的,我们修道是走另外这一边,南天门对我们的三宝,就跟着仙翁进去,进去我就问仙翁我为什么不用对三宝?,仙翁说不用对因有我仙翁在,没有对三宝,所以我们往后真的百年后,回去发现是仙佛来带,不用对三宝没关系,那表示你功圆果满,若是你没有过世仙佛带,跟你说你是沾仙佛的慈悲,不是你修得有够不用对三宝,不是,一样要对三宝,后学就没对就进去,就在理天继续飞,光一样很多光,看没有眼睛都眯眯,一直飞到一个地方停下来,够了下来,后学手就放开,就说仙翁这里是那里?仙翁就说这里是理天的功德祠,功德祠,管我们在世做好做坏的功德的地方,我就说这个上面怎么有东西会动,管功德我们在世做好做坏,管功德的地方,后学就在那里看,看这个上面怎么有东西,怕动到那个东西就蹲下去看,我就吓一跳,两条龙啊!真正的龙,比狮子还大只,你看到会怕,狮子没有绑你会怕,我们平常没有看过,龙都是庙口雕是假的,真正的龙不一样嘴巴比较短比较凶,感觉很恐怖,左手边金色,右手边青色的,金色和青色的两条的龙,蹲下去看仙佛化身这两只理天功德祠的天龙,你不要紧张,金色这一只看我们做好事,青色这一只看我们做亏心事,所以说什么是龙天表,真的有天龙看我们做好做坏,我们不是天榜挂号,挂在理天的功德祠,接着就进去了,就说你跟我走,进去之后仙翁就很慈悲的说,你啊求道,算很诚心,当然后学听了不敢当跪下跟仙翁叩首,修道为什么你很诚心还发生车祸?那样不合理,为什么这么诚心的人还发生车祸?而在那里晃来晃去生意好事业好,这样不对啊!

对啊!仙翁就说:你会遇到这一次,这是有原因的,过去世就是前前辈子,有一是你就是和人合伙做生意,但是你赚钱后谋财害命,杀了三个人的命,原本你要一命还一命,这世你杀了人世是26岁,因为三个人不是同一年龄,都是20几岁,这时候你的业障成熟了,所以他们要来跟你讨,26岁杀了人,所以他们要杀你,所以你要还人家一命,不仅这样,你下半辈子26岁你要在还人一命,还有在下下半辈子你要在还人第三条命,连续三世你都在20几岁就过世了!几岁你就过世了,他这么一讲我就很紧张,仙翁就说仙佛谅你在道场都有修道办道,你三世的因果,原本要三世才能还,这三世的因果让你三天就可以还,在医院这三天就让你还,为什么在医院三天,他们被你杀了之后,就去地狱道和恶鬼道,到地狱当恶鬼,反而是你杀了人生意有钱你就去佛寺忏悔,去到佛寺遇到师父师父就给我开示,就跟他说要放生要做什么...之后那世的我也过世了!转世之后的我,做人不打紧,因为祖先还有一些福德,还可以求道,修道不打紧,因为很多人都求道,很少有人住佛堂的,后学是求道就住佛堂,求道过两天就吃素,每个人都有一些因缘,后学求道后就住在佛堂,他们要讨没机会,有护法神在他们讨不到,他们一直等等到我退伍,住在家,在家没有佛堂,找到那个空档,休息的时间来讨,原本是一命还一命,因为之前在道场有修办,仙佛跟他们谈论,你们知道有多少仙佛和他们谈论好几百个仙佛和它们谈论,知道为什么好几百个仙佛呢?因为后学渡很多人,渡很多人,我们是不是烧表文会烧上去,表文烧上去不是每次都是这个仙佛接,什么大仙接的,他接表示跟你有缘,有缘他就来给你帮助,所以办道我们要常带人来求道这样,因为你可以跟很多仙佛结缘,每次来的仙佛护法并不是同一个,所以很多仙佛帮后学渡人渡多,所以仙佛帮后学讲情,我们济公老师怎么跟冤欠讲情,老师跟冤欠讲情,老师不是我们说想的,在法会我们所看到,就活泼,高高在上,实际我们老师说想不是我们所想的那样,在佛桌面前,给我们拜,老师是专门给人家拜,说真的我们这些徒儿太不上进!

仙翁有讲一句话,一我们在座的修行的功力的方式, 要还你六万年的业障就不够,想要功圆果满,不够,老师跪着求冤欠,很诚心再给徒儿他一次机会,饶了他给他修办是这样,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那我们在地狱好几百年谁要同情我们?你的徒儿都有济公活佛出面,那我们这些冤欠要求谁?那不然让他在医院体会,将来他做功德,你也是沾光,结果,说成了,好! 后学就在医院三天,每个时辰忍受刀割喉咙,后学真的在医院三天,每个时辰忍受刀割喉咙之苦!

两个小时来换药,不是刀割喉,由生而死,由死而生,两个小时就来一次,每个时辰后学生而复死,死而复生一次,第一次还没有感觉,第二天第三天就很像,体温很低,整个人都冷冰冰,那时候你换药会痛,抽经,整个人硬梆梆的,僵硬那个就是,像死去一样,慢慢要动,刚开始要动很困难, 针要插要退,一个小时来一次,那个时候换药后学,手要开始动半个小时。

换药要半个小时,等于一个小时,一直在痛苦的时候,另外那一个小时在惊恐的时候,那叫白目,生而复苏死而复生,没有那个停的时间,在医院喝水还是呼吸,就像在吞火一样,喝水像再吞火,那时候喉咙受伤没办法吞,吞不下去只好用棉花吞,吞到那里卡住,不敢吞下去,吞下去卡住,就像火烧一样,所以是不是身体会冒冷汗,我才喝不到5cc比流出来的汗还多。

进去就在发抖,饿鬼道就是这样子!喝水呼吸就像在吞火一样困难,喉咙像被什么锁住,接着说在每天的11点才有休息,我就说有吗?祂说有你在想想,十一点时候护士来给你打消炎药,我就说对对对!护士十一点来打消炎药,打了十分至十五分钟不会痛,只有那二十分钟可以爬起来上厕所,只有那二十分钟有办法,我们算一算一天二十四小时,对不对?乘于六十分钟,等于多少一千四百四十四,你只期望那十分钟,一天一千四百四十分多钟,你只期待那十分钟!你只期待那十分钟,那叫饿鬼道!希望很大但是得到得很少!

等十天,只有等十分钟休息,第二天我就喊护士来打消炎药,第二天,护士说不能再打,下次你的伤口不能愈合,你的抵抗力会降低,所以清清楚楚一条还一条,后来再说你要受三天的苦,你要受完就是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为什么你到第三天就没有受苦了!那是因为你在医院真心忏悔,在医院你会真心忏悔,这很重要!我们每个人真的要感恩忏悔,因为你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事!

凭藉着你以前渡人的真功实善,及你在医院的的忏悔,原本要三天让你在医院两天多就抵过了,祂这么说我就很感恩,叩首谢恩!仙翁,我就在发抖,仙翁就说你跟我走啊!拉到左手边这里,是理天的莲花池,这叫做八功德池,有很多龙头的水,仙翁说只要我们在座的有求过道,天榜挂号,只要有求过道的人在理天,都会种下一朵莲花,只要我们求过道在理天,都会种下莲花,后学去小仙童就顽皮说就在那里跑,仙翁您骗人,仙翁说怎么有骗,全部都香脚哪有莲花?都只有一支一支的香脚而已。

这支只有有香脚而已,仙翁说:“你在看仔细”,我就抬起头看,上面写什么呢?上面写着几时几分?就是几年几月几分在什么时间?在什么佛堂?点传师是谁?引保师是谁?最下面写什么?求道的时间,我们人间有一张,理天功德祠插在那里,我就说仙翁您不是说种莲花为什么只有香脚,仙翁就说:这个就是求道结善缘!指有种子不会发芽,来这里有种没有养分不会发芽,只有求道结个善缘而已!只有香脚,你看前面那个你有看到喔! 前面确实有叶子和莲花!有叶子有莲花,我就问仙翁说:“仙翁这个我都懂,但是你说好像不对,那不对这个比较小,那个比较大颗,一个有在道场,一个没在道场花为什么比较大颗。”

愿立与业力

各位前贤知道什么原因吗?仙翁就说:你在看详细一点,我就看,莲花上面一样有写名字,但是有差喔!小颗的上面只有写名字和求道愿立而已!而这边多一个清口茹素,清口莲花就很大了!所以不是我们在座说心好就好,不是这样就好,我们还要立大愿!修办道莲台才会出来!你只有心好,没有去渡人,没有去成全人,只有叶子而已!不会开花,接着是有叶子也有花,接着我就顽皮地问仙翁,仙翁那我的呢?仙翁就随手一捞比这个还小朵一点!拿起来就一朵,就说这朵就是你的,就拿水起来洗,仙翁就说:洗掉你的,过去的业障,三世的业障,还你本来的面目,就这样洗一洗,这一世光很强看不到,又拿回去,变成能够适应理天的莲台,看得懂了前面那一朵金光闪闪的那一朵是什么?很大朵形状很奇怪,形状看起来很奇怪,我问仙翁:“那朵是什么? ”仙翁说:“傻孩子 ,那是您们济佛的莲台啊! ”

那是,我们老师的莲台,我们老师九品莲台啊!九品莲台不只一朵,那是好几千万朵的小莲花。

远远看昨天看是大朵,实际看是好几万朵莲花合成一朵,仙翁就说:那是大家感念,济佛的恩德,所以莲台才汇集这么大!九品莲台,所以我们修到真的是这样,以后我们都会回去,要有这个信心,回去要怎么看你的莲台呢?要看你的后学长不长进啊!你的后学有没有成全好,承上启下,当然你的莲台就大了!不然,顶多三年五年,不修不办了,不修不办您有什么功德? 所以,莲台清清楚楚,修持大仙,都是九品莲台,道场封大仙都是九品莲台,都是九品莲台的果位!不得了,仙翁就说:你来你来,后学那时拿我那朵莲花,拿到莲花有一种香味,那种香味闻到,我第一次拿到很自在安详快乐!

录音带二

第二集

第一次真得无忧无虑,第一次没有忧愁,看到自己,逍遥自在,闻到那种香味,整个人透心凉,清清楚仙翁就看我不要走,就叫我回来,刚进去没看到后来看到,楚,后来就看懂,功德祠原来是这样,前面这里这一面房子很多房子,左手边是这边是莲花池,右手边是璠桃园,仙桃就对,而这一边很多房子,房子里面有很多东西,莲座,铺铜,椅子上面都有写,写开荒阐道, 意思说你有开荒阐道,可以去坐什么,坐什么,仙翁说你有没有看到前面那一栋,有看到金色的,人家坐神明那种銮轿,金色的神明轿,没有多高,只有这样的高度。较小的金色的神明轿,仙翁就说,里面装你的功德,后学就请示,可以你可以进去看,里面一张黄色的纸,我们表文颜色较浅,里面有写表文呈奏,掀开第一页几时几月几分,你渡哪些人?几时几分你渡什么人?下面就有写,渡化有功,最下面还写报事灵童,时间地点你做什么事?什么功都写下去,第二条一样时间地点你渡什么人渡化有功?看这个就看到好几页,因为后学渡了好几百人,光是前面渡化有功就好几页, 一开始写是金笔状纸写,现在是金笔揩书写,也是几时几分,下面写上劝化有功一样写报事灵童,后学就觉得很奇怪,中间的差别是怎么样知道吗?渡化有功,你跟引保师渡化有功,我去渡就对,带人来求道,带他来他说没兴趣,这叫做劝化有功,这个一个100功,一个50功,一样功德无量,所以我们去渡人不是挂引保师了不起,重要的是我们要将这个天道这个三期普渡,可以救人的性命,达本还源归根付命,这件事要去跟人家说,你有去说你就有功德,不是说要渡到人才有功德!而是这件事,你要去当道的代言人!有功德前面渡成的有功德,后面有没对渡成的,有功德也是有,所以,大家要认清楚,他有没有来求道

是他的因缘,他的缘分,但是我们跟他说有求道,请他来求道,这是我们的本份啊!是我们修道人的本份,我们去做我们本份的事,我们有功德,对吧!这个清清楚楚啊!后学就在里面看,光是劝化有功就5000多条,后学就在想以前跑得很勤劳,因为你一年才365天,一天让你去找一个5000人你要找几年?几十年,结果我才求道七年,有时候觉得大家真的要用心,结果又再掀后 ,有时候觉得大家也要用心,结果又再掀过去,后面接着教佛规有没有功德?教佛规也有功德,接着有掀过去,有时候我们骑摩托车载米,在办事人员再什么去佛堂那都有功德,我们有功德,结果再翻,和有时候拿办道献果,像现在我们开班,排椅子,也有功德,今天这个椅子不知道谁赚到,每一样都有功德,不是没有功德,所以只

要是佛堂,后面再翻,后面都是无谓施,只要是功德我想到脑袋都没有概念得,仙佛都记起来,有一次在淡水的博多坛办道,因为有看过那一条知道怎么是这

样,这样也有功德,那次办道原本是要打毛巾,结果没有太晚过去,求道人在下面休息,我就陪求道人吃水果,就一盘水果他一块我一块,结果人家说楼上要办道,开始开释道义,他上去我就走了,结果我去那边吃水果,陪那个(求道人)吃水果,只陪他吃水果,就记助道有功,光是去那里吃水果就叫助道有功,真得上天取我们一点心,后学现在就发现很多事情人情人后,人家看不到的时候去做,那才是真正的功德,人前人后去做,才是真功德,还有心理面认为那是功德去做,理天记得清清楚楚,我就在那里看越看越高兴,难怪仙佛会救我!仙翁马上就知道,祂就说你出来,你出来,后学就出来,出来好像就自以为是洋洋得意,跟仙翁说我也很多功德,仙翁说你不要太高兴,有没有看到对面这一栋,黑色的像

崇仁大楼一样还没盖好,这栋就是你这辈子的罪过错,很高三层楼,仙翁就说旁边的那两栋也是,总共有三栋,加起来比崇仁不是是比崇义还要高,比这一栋还要高,祂说是你的罪过错,我就请示仙翁可不可以进去看,仙翁就说你可以,仙翁就说既然来了就进去看,后学就进去看, 只有渡人有功,只有渡人有过,什么过很大的过,后学去渡这个人没有去成全,所以它下面就写什么人求道因缘成熟,我渡他,我可以来求道,已经答应,报事灵童已经记好,结果我们没有专心,没

有给人家联络到,他没有求道,祂就记起来,他的求道因缘已经成熟了,你未加渡化,你这个渡人有过,刚刚是渡人有功,现在是渡人有过,接下来后面这里有写某一个人法会因缘成熟,你没有去跟他说,法会呢?你没有去讲,这个就是罪过,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这个在下面之前名,功,有功有过都是写谁?在佛堂得都是报事灵童,请坛的都是报事灵童在记,没有请坛在佛堂外面,做善事去渡人去做么,那是日由神,夜游神日月由神就对,抬头三尺有神明,就是一样日由神夜游神,除了这个之外还有这个人的九玄七祖,他们的祖先就说我这个孙子,我女儿或孙还是因为你没有去渡,他都已经说要来求道,你没有去带他来,那这个过算在我们的头上,后学有渡一个人,这个人答应以经要求道但没有带他来求道,结果他的求道因缘错失,过是因为年纪大了过世,他的求道因缘,他这一世的求道因缘,因为这一世已经过世了,之后要来求道,下一世要什么时候才能求道知道吗?要在十二次,投胎转世要在12次,才能有机会求道,12次最少给你30年,12次至少就要三,四百年了,所以能够求道不简单像是求道简单没这么简单,一楼都是写很多渡人和佛规礼节,去道二楼上面就写有时候我们来佛堂,礼仪服装,佛堂来念头不正记得清清楚楚,看我们佛堂仙佛临坛,他不会马上报佛号,它会让大家恭敬,让大家震撼,同时镇坛诗,大家先恭敬才不会冒犯仙佛,所以这件事,我们平常都没做,做不够,我们来佛堂都散散的,有时候心里都不是很恭敬这样不行,来佛堂就要斋装诚敬恭敬,不然我们无形当中都造过,在这里都写得清清楚楚! 后学是佛堂的坛主,坛主佛堂叫做法船吗?船长是

谁?坛主,所以坛主道亲来这里求道,佛规礼节不会算是谁的帐?算是坛主的,所以坛主要会教佛规礼节,人家说愿忏文要会跟人家说,愿忏文一定要会讲,坛主那个忏悔文,每天早晚献香的忏悔文一定要会说,没有说往后人家在佛堂,这都算是坛主的,到了三楼我就开始哭,哭到不能自己,大家知道怎么吗?三楼去的就是真正之间因为之前,做的都还有一些感觉,我都做这样就会觉得别人没有比我还差,有那种心态去的时候哭的一踏糊涂,为什么呢?三楼上去上面就写你的起心动念是什么?写的清清楚连你作梦,做梦睡觉放纵念头赶快写上去,看你是那个时候做梦放纵念头,你看是烧杀奸淫孺乐全部都写上去,修道人我们的心念,不是像我们来佛堂做就好,随时随地报事灵童比我们还要精进,你做什么他都记起来,大家要清清楚楚,真的二六时中都不能乱,不是来佛堂做表面,你想一件事情就好,家里是不是常有

垃圾?对不对?垃圾都丢在哪里?垃圾桶,垃圾桶若是满了完是不是都拿去倒掉,垃圾桶满了我们拿一块布给它盖着,不看眼不见为净,是不是?我们修道是不是常常做这种敷衍苟且,我明明做不对,人家就没看到,拿一块布当作没看到,没有啦!上天一毫一丝一分记得清清楚楚,若你有做不对的,心念有的时候要忏悔,就要去忏悔,这才是正人君子,不是人前做。这心里头都要正。没有办法抵,这个总共加起来,我们不是说修道要三千功圆,三千功是哪三千功?一楼人道的天要一千,人世对待要1000千,最上面内心

心地要1000,所以我们修道人一定要人道圆满天道,还有做一般善事还有礼节要做到,天地人的三道,善事要做到三千八百果,后来后学在那里看就哭到不行,仙翁就叫我下来,祂就说你也不用伤心,让你知道你的因果你做

的这些事,不是要让你伤心,这是要让你了解说,很多事情分文不灭,以前你做过很多事情是你没注意的现在就要去做,仙翁就说:“你现在道场修道办道,不管你是有功德还是没有也好过和错,不管修的好,修的不好,现在只要是你有在道场,仙佛帮我们顶着,在理天帮我们那些业障顶着,将来你也功圆果满。”就一并销去,三曹对案的时候有降时候,就医并消去,要

是没有,仙翁就说:“你作什么因就还受什么果。”你作什么因受什么果,祂的意思就是说,你这一世有修道拜济公活佛帮你挡,有仙佛帮你挡,那下一世你有机会求道吗?那不一定你不修下一世就不在,不知道,挡的了这辈子,挡不了下辈子你造什么因?你就还受什么果,后学听了就很感恩跟仙翁叩头谢恩,仙翁就拿拐杖给我凸一下,我就慢慢惊醒,惊醒后手抱合同,跪

在医院的床上,哭到泪流满面,这就是后学出车祸的那阵子显化的经过,后学常在想仙佛真的很慈悲,为什么很慈悲?理天看我们人世间,像个塞糠,肮脏,那个念头起心动念,肮脏,但是我们看,仙佛法会不是都会来临坛,你看赛糠你会跳下去吗?应该不会跳,仙佛不是,普渡众生就是要有这种勇

气,祂看到大家都在赛糠祂很痛苦,祂以前也是掉在赛糠跳脱出来,洗澡喷香水又在跳下去这个叫作大慈大悲,所以后学回来有时看到法会仙佛临坛,仙佛都非常感恩,我们没有去过理天,不知道理天的殊胜,去又再回来真的了不起,后学那时候都不想回来,是仙佛拿祂那支拐杖给我凸下来。

后来还有一段,小显化,仙翁有交代三年以后,等于这件事发生之后三年,你有个机缘可以公诸于世,这个显化经过,为什么要等到三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等到三年,当初后学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到去年的四月份,有一位廖讲师发心要出一本显化专辑,他们听说后学有显化来问候学,他就问后学要不要把显化经过写出来,我就说好啊!我就写,说是说但是一直没写,直到九月廖讲师打电话来说,剩下你这一批我们就要印了,那就赶快寄给廖讲师,廖讲师就问后学是不是在公司那边负责印刷?你可以帮我去问吗? 估一估那本书四万四千五百元,印一印之后后学就跟廖兄请款,请款的时候刚好遇到印刷厂的老板,就跟他说你印这些书一样是善书,你应该捐个善缘,老板我们这个一样是劝人做善事的,你要不要顺便给我们赞助一下,老板说好我赞助二千五百元,我去的时候跟廖兄请四万五千元,廖兄算一算就跟后学说范兄就神奇,我就说:怎么了吗?当初要拿来印善书的钱,这个钱怎么来?当初要来印这善书,这个钱是怎么印?那200,500,300,500,100,1000,一万,随便捐,刚刚好四万五千元,没有多没有减刚刚好,刚刚好四万五千元,他说还好我有募捐二千多元,所以不可思议! 印出来,十月五日是什么时候?是后学住院出院的那一天,十月五日是后学出院的时候,十月五日刚好出来,真的想想不可思议,后来我们这一批显化经过出来,发一崇德月刊有刊吗?有前贤可能看过,编辑有个罗讲师,就打电话给后学,一定要跟后学分享,分享什么?发一崇德月刊从出刊到现在,发行到每一期,最少印6000本,其他都印4000本到5000本,他就说:“你十月那一期印几本?”后学说我不知道,他就说:“印二万五千五百本”我就说怎么印这么多?不知道,不知道是什么机缘印这么多,他说各方连国外,十月还在印照理说不可能印,连海外大家都说要多印多印,四~五倍的量,所以有时候想想仙佛所讲的很多事情,先说后应,所以这一点真的大家有要这个信心,接下来后学想说当初老仙翁有说,念你在修道办道上有一点诚心,后学这几年所以有时候

想想仙佛所讲的很多事情,先说后应,所以真的大家有要这个信心,接下来后学想说当初老仙翁有说,念你在修道办道上有一点诚心,后学这几年都在想说以前做了什么事?仙翁就会说诚心,后学就想说跟大家分享,诚心实际上的诚心是怎么样?我们要有慈悲心,我们常常说要爱人,人才会爱你,我们常常发脾气,脾气一来福气就没有了!,所以平常我们要克制,改变我们自己,后学一开始求道后就在想,我一定要渡我爸爸,法会的时候那一班老前人还在,老前人来了就问:“大家都求过道了没有?”大家都说求过道开始,“您爸妈求过道了没有?”“兄弟姊妹求过道了没有?”老前人说:“我们这一世有四种人要渡,这四种人若没渡起来有点缺陷,第一个父母,自己的爸爸妈妈要渡,第二妻子儿女,第三亲戚朋友,这个也是要渡,第四跟你很好的朋友,这四种人要渡起来。”我就一直在想渡我爸爸,后学算是单亲家族,就是父亲从小就很严格,说话想杀人,所以一直怕他,想说到底要怎么说请爸爸来求道,想到没办法,那年暑假要回去,后学有六个月不敢回去,回去怕穿帮,六个月不敢回去,在佛堂想说啊! 在佛堂想说啊!放暑假也要回去,去买五颗水果,人家献佛桌,就跟老师叩头,求济公老师慈悲啊!后学要回

去渡父亲,请老师慈悲拨转,之后就起叩完100叩首,就准备要走,起来想想济公老师疯疯癫癫不太可靠,疯疯的应该求一个比较有信用的仙佛,求关圣帝君,就在跪下100叩首,求关圣帝君慈悲拨转一下因缘,供果收了就回去,回去到我家一个转角过去,就看到爸爸在田尾种仔,种花在种仔阿,看到我第一句话,若是你儿子六个月都没有碰到,第一句话会怎么问你?爸爸的第一句话,终身难忘,“听说一贯道的现在玉皇大帝是关圣帝君”,我就想说他怎么会问这一句,他就说:“ 没有阿,听人家说一贯道的玉皇大帝现在是关圣帝君”,我就想说他怎么会问这一句,他就说:“ 没有阿,听人家说一贯道的上帝现在是关圣帝君”后学那时候刚求完道,接近不久,道学也不清楚,就说对啊!为什么祂能做关圣帝君,因为一贯道有天命,所以大家都来拜,我就硬说,我爸爸和干爸都带去求道,所以有时候想想有求有感应,我们同学,那时候读大学,求道有几个比较好的,要渡几个比较好的,那个不用讲道就来,之后要来渡就很难渡,因为懂你啊!平常都和你上课都知道都懂看显显,你这个人看显显很难渡,很难渡后学就在想说要怎么渡?后来就觉得应该跟老师禀告,是不是我们应该渡人应该要跟老师秉告才对,开始拿一张纸写起来把名字都写起来,要渡同学的名字都写起来,到佛堂那里看点传师烧我就跟着烧,我就说:老师慈悲这个道,是您在掌的,我这几个同学我要渡他们,但是他们看到我就要闪,要不然就是在那里凸我,老师慈悲拨转,这些人我一定要渡,先跟您说,我们同学晚上做梦梦到我,我不知道在跟他说什么,他都听不懂,隔天他来找我,我昨天做梦有梦到你,你不知道要跟我说什么?是啊!我都一直想说:“你人很好,一直想邀你来我们佛堂求

道”之前说到这个都翻脸,就说好啦好啦!你们什么时候?真的有感应,还有同学要去上课教授在前面,就听到旁边有人在叫他等一下要去找范圣杰,

走走走,后学平常不是坐第一排就是最后一排,他就走去坐在我旁边,我就觉得奇怪,怎么这么稀奇平常你不是都是坐在最后一排怎么会坐前面,没有

很奇怪刚刚怎么有人在耳边说:叫我要来找你,对晚上我们办道,原本说不要来求道,结果都来求道,我们还有六个同学出去玩,很有趣,他们玩一

玩,他们回来,我们伙食团在较偏僻的巷子,走过去又走过来走过去又走过来,就想说他们不知道在搞什么,我就跑下去问他们怎么会来这里?我住在这里,后学跑下去留下,要不要来我们伙食团坐一下,下去六个人都说可以来来求道,我就问他们不是要出去玩为什么跑来这里?他们说就玩玩想来这里休息,休息在我们这里,又在我们这里走来走去,有时候不可思议啊!所以后学认为修道还是要渡人,第一点最先基本第一点就是发心。

你要发心去渡人,你只要发心去渡人求什么都有感应,后学那时候病好来台中坐工作,那时候刚好台中学界要办个成长营,后学觉得要给大家一次不一样的,所以做一个投影,多媒体互动,那时候问一问加一加电脑要十

几万,那时候刚退伍还没有那个钱,没有那个钱难道认命吗?怎样还是要跟老师说一声,叩头跟老师说一声,献香的时候跟老师说一声,缺设备,隔天早上,我哥哥打电话给我你有没有缺电脑?我这里有一台,我要的是能够投影设备要很好要十几万,他说不用我这里有一台只要三万多,我算一算剩下的前三万五刚刚好,有时候想想仙佛站在旁边在听,后来后学大三的时候,接伙食团的负责人,就开始办,办道也是办得很尽心,我们知道在道场有到有人事啊! 年轻人对人事特别在意你都没有给我,你都没给我怎么怎样...你都没给我尊重这个道,没有尊重这个人事,那时候伙食团就闹到怎么么说?就是快要翻过去,后来我接负责人一年,三年到大三到大四时候要交棒,交不下去后面的人都被另一团拉去,因为王OO是我渡,但是他们后来要请学弟住伙食团他们先说,我到后来才说,他们才说你们这边都住满,我住另一边,交棒没人可以交,一年渡100人,想说可以卸任,那时候也是很伤心,不像现在比较沉稳,那时候还年轻,那时候下课越想越气,跟我们老母告状,后学就献香跪下,跟我们老母告状,老母这样不公平,为什么不公平?人

是我渡,引保也是我挂的,成全也是我们在成全的,为什么?没有知会我们就将人都拉过去,这样不可以,这样大家修道不行,理直气壮,跟老母娘说,叩首叩到叩一叩,要怎么说,叩首要低声下气,你有气叩首叩到会痛,自己站起来,叩不下去了,就站在佛堂在那边想,不知道为什么就站在那里在想,站站到十二点多站到一点多,站到两点多,后学觉得不对喔!我们我自己没有跟学弟说,学弟去答应别人,这是正常的。我就没有告诉你有活动,你去参加别人的活动,这是正常的,为什么你说人家没有给你尊重,是你做事情没有圆满,自己会反省,想一想就很惭愧,可是怎么办就快开学了,后面学弟妹没有得住,怎么办?没人,伙食团都是要大四考研究所的,要补习,大家没时间修道办道,那怎么办?后学也是这一年做的很失败,就感到很可

怜,又在跪下来,之前的那个不算,重来又在叩首,后来又想到老母娘不要把这个道命停掉。不要把伙食团的道命停掉,没有人进来就停掉,我们办到没有人来求道是不是就停,佛堂一直没有坛主来,停掉这个天命就停掉,后学就很紧长,不要让这天命停掉在给后学一次机会,后学就一直叩首,我就在想当初师母为了道在五十几年,我们有前人警备总部抓去,师母为了大家向老母叩首,叩一万叩首,我们那时候认为师母有这种精神,我做徒儿的难道不行吗?那一晚我就叩一万叩首,整个拜垫全部都是口水泪水爬不起来,用扶的,爬去旁边休息,后学之后发现师母中风,好好的人去叩一万叩首,真的你会爬不起来,叩一叩也不知道怎么办?六神无主,没有学弟妹就很严重了,回去就煮饭煮好,煮好一通电话打过来,一位陈点传师以前是陈讲师现在领命,范兄我有渡一位黄姓夫妇他们儿子,他考中我们学校你要不要打电话去成全一下,他说好开学时候他搬进伙食团,之后吃饭完后又一通电话,您好请问是伙食团吗?是,请问你哪里?后学住金门。那你怎么会打到这里来?我今年考上淡江大学,想要来接近伙食团,不知道可不可以?后学说好来啊!后来这两位一个是道务组长一个是负责人,吃饱饭后八点学弟林兄打电话给我,范兄后学在学校碰到一个好棒的学弟,他今年新生刚来学校看而已,就叫后学去成全,去到那里时刚好他们土木系的学长在大地测量,后学去跟他说,学弟说开法会那天系上迎新,就是说他们系有活动,后来就跟他硬讲,他就来求道,求道后后来住伙食团,他们三位前贤,后学没有在成全,都跟他们学习,仙佛拨转叩完一万叩首之后,回去不到两小时,三个人出现住在伙食团,你说感应没有,有感应太大了,真的有怎么会没有,感应很大,去我们村庄渡人,后学就想说在我们庄里渡人后,去我们家渡完就要渡叔伯阿公,大家要渡,我们以前拜拜都拜什么?鸡,鸭鹅都拜荤,后学都拜水果,水果阿婶就在念,你拜这个神明不会庇佑,会降灾厄,后学听了就很伤心,后来会想说他们怎么会这样想?一定是没有吃过素料鲁,我就去中药房抓药包,准备一些素鸡素鸭切一切,去那个路口去那里煮,煮到香喷喷,一杯一杯用好,一杯一杯拿去我阿婶那里,婶婆那里给他们吃,我就说婶婆好不好吃,大家都说好吃!

好吃,大家都说好吃好吃这个怎么做的,我就说这素料,我做的素料,这时候做素料吃素料好啊!若是你要渡左邻右舍,做好吃的去给他们吃,这个叫财施耶!做好吃的去给人家吃,不是只有建庙而已,财施真的有效,下次才跟他们说去渡,吃素不错!下次跟他们说,初一十五拜拜,素鸡、素鸭可以来拜拜,好啊!之后我们有在拜拜,后学那边有要拜拜我都先去问十几户,素鸡素鸭后来那个卖素料的跟后学都很熟,所以我们要去渡人真的要改,真的要改变,以前我们那边的人都说那个吃菜啊!有些藐视,我父亲每次出去都说我那儿子很好只差一步,他吃菜阿!结果,他这一次去那里说,都没有效了!为什么呢?我阿婶说好,吃菜的好,我现在也学吃素,我每次出去,我就去煮给他们吃,可以渡人成全人,要渡人成全人,一定要改,小孩不知道吃素哪里好,去煮给他们吃,煮两餐他们就知道吃素的好,后来就去渡我们庄里面的,那时候就在想我们庄的要怎么渡?

想说应该去成全第一个是谁?去找村长,就想说去渡村长,去找村长啊!我知道我求过道,我就说:“你不要骗我,你求过道你三宝还记得吗?”(里长)我不太知道,要不然你儿子有求过道,我儿子喔!(后学)要不然你儿子我带去求道,(里长)好啊!你去跟他说,若他要去,你带他去,我就去就去渡他,我有一次带国中生和高中生就给他们交代,(后学)你衣服要穿得整整齐齐,你要穿得整整齐齐去求道,我们那边有位杨点传师看到,好,往后道场有希望,看到道场整整齐齐,看大家都很有礼貌,道场很有礼貌,道场可以看到爸妈不要求,他儿子也可以,就我这个年纪,渡她很好渡,因为后学是大学毕业,电脑公司上班,看看我较年轻的这一辈去跟老年人,好像口气都不是很好,我们的口气都不好,后学都很甜,阿坶你好,身体有比较健康吗?之前不是都要住院,什么时候要去?后学载您去,后学都是这样成全人啊! 我们村子里头阿婶和阿伯也是这样去去成全,渡人去跟人讲道理才可以去成全起来,跟人讲道理说道真理真天命真,在你身上都没有真?要渡人真不好,放下身段,所以后学旁边有一个阿嬷,她渡一位博士去求道,我跟阿嬷说阿嬷不简单,男人你有办法将自己的身份地位放下去渡博士,我们呢?年轻人我们的知识地位放下难有办法去渡老年人,这是互相的,真的道是真的真,时间差不多了!

后学再说一个最近的,后学的阿嬷,七月份发现得到直肠癌,刚开始是大肠,之前常跑道场也不知道,回到家才发现阿嬷肚子怎么胀得这么大,很大一颗,我就问阿嬷怎么了,阿嬷就说肚子胀胀的,一直没有消化,没有排便,三天没有排便了,这样就很严重,累积上来,我就带去员林那里医院小医院检查不出癌症,小间医院肠胃不舒服还开药,我在看越来越不得了,彰化基督教医院去,医生内行的内腔科的一看,加护病房处理,医生出来马上说,要动手术吗?我阿嬷那一年88岁,问她要不要动手术?医生说若不动手术一个礼拜内走,这个礼拜稳死,手术动完,活过三天还可以活到一个礼拜,活过一个礼拜还可以活到三个礼拜,就算手术后也是一天算一天,最多活三个月,有手术活三个月,没有手术活一个礼拜,等于宣判死刑,后学那时候听到这消息就难过我的叔伯、我阿伯、我爸爸大家就在那里讨论,要开刀不开刀,不开刀一定死,不一定活,到底要开不要开,后来大家就讨论说人还活着,要救,总不能这样就死,就决定好,开刀,一开下去就马上病危通知,为什么?80几岁的人原本就没有什么气,还开刀开下去,医院开三次病危通知,都麻烦家属领回去,后学那时候还在上班,那时候说病危,后学请假到佛堂献大把香,3300叩首叩完就请上清茶到医院,去到加护病房,已经快要停了,快停了,后学就在想很紧张,不知道该怎么办?想说旁边基督教医院,旁边有挂图,里面写着我们绝不可轻易放弃,若时候到了就要收成!它可能是写给医生看,您不可以这次不救人,可能你救一次他救活了!

它的意思是这样,后学这样看心里就有一种感受,对阿我不可以放弃,要用三宝,我就在我啊嬷身边说阿嬷现在你很严重,求老师慈悲,我就跪在医院病床的旁边,差不多7-8分钟那个仪器开始哔..叫到护士和医生都跑来,.因为他们以为我把呼吸器拉掉,其实不是是心脏如果恢复, 机器会侦测到不正常,就开始叫,医生就说病人醒了,病人醒了, 反而活起来,还是很危险都在加护病房,我就看到我奶奶嘴巴就在吐吐吐,一句话,在说么?大家就在想说她在说什么?她(范圣杰的阿嬷)说一叩首再叩首三叩首,后来她能说话时,阿嬷你一直在跟谁叩首?老师站在旁边,叫她一直要喝佛水,我阿婶听到佛水就说九华山的佛水,后学就知道不是那种水,我包包里面的上清茶,那时候我就常常台中彰化跑,一千叩首求一杯上清茶给阿嬷配药,医生说,喝喝就算有一天手术后,有三天一个礼拜,有三个礼拜,三个月,结果,我阿嬷只喝清茶配药,喝到检查没有,再去复检,医生说原本送来的骨头癌细胞已经扩散,一颗一颗肿起来已经扩散,现在也扩散变成缩回性变成一颗 一颗,原本跟指甲一样大颗,现在变成像米一样大颗,一颗一颗全身都是癌细胞,不是没有,全身都是癌细胞,医生说很奇怪当初要化疗没有化疗缩回去,到底吃什么药?没有只有喝佛水,现在医生说在三个月会过世的人,我阿嬷现在在我们家会走还会骂我,说我都没有回去看她,所以真的我们修道不得了,有一班法会韩大仙来,就问后学你要求什么?你想要什么?你想要创造什么?祂就问后学,那时候办事人员都站在外面,刚好韩大仙就很慈悲去那里,祂就扇子摊开在问我,后学就说不出来,后学就说不出来但是脑袋瓜就想说延寿,帮我奶奶延寿,仙翁就说好啦!好啦!祂就去拿一颗,我没讲出来,仙翁就去拿一颗寿桃,我就知道寿桃就是延寿,所以后学就感恩! 真的后学在道场,修道办道老实说不是很尽心,意思说没有像点传师每个都那样舍办,我们是插花,结果,仙佛这么慈悲,所以我们这道真理真天命真,不得了!所以,大家真的要认准认准我们这个修道,有求必应啊!

后学阿嬷好了身体好了,就问后学您是不是有在佛前发了什么的愿?因为她知道她这个病本来就没救,她还能活起来,你是不是有发这样的愿,你是不是有发什么愿就要去还,我也没有发什么愿,我吃素拜佛,渡化众生,这样就够,我们要有心求什么才有灵,没有心求什么也没有用,是不是?就像我们今天崇义还在盖,刚好可以行功,因为有缺钱才能让你捐,若真正盖好,你要捐还没得捐,所以行功要即时,真的要即时, 那我们老师不是说过:修道修道只要是道场的事,再小的事的事情都要当大事来看,若是凡事再大的事情,你也要当小事来看,一般的事情只要你心态正确,渡人很简单,你不要想说别人要害你,喔!他看不到我没看到的缺点,要给他感谢!这样成全人才成全得起来,后学今天简单利用一些时间分享到这里,这样时间还够啦!最后后学感觉说,后学有准备一张纸,那张纸的最后一句话我们一起念,最后那一句我们一起念,新年要有心莲,这叫佛心佛像,..真的就是这样,希望各位前贤,真的是这样我们就是要改,过年后这节课,原先是在过年那时候,新年要有心莲,要换个脸不要结个苦瓜脸, 要结个笑脸,才是新年心莲,最后祝福各位前贤大家,健康顺利,我们高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