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世真仙体道通鉴

经名:历世真仙体道通鉴。元浮云山圣毒万年宫道士赵道一修撰。五十三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真部记传类。

目 录

  • 历世真仙体道通鉴序
  • 进表
  • 仙鉴编例
  • 卷一
    轩辕黄帝
  • 卷二
    通玄天师 有古大先生 盘古先生 郁华子 广寿子 大成子 广成子 随应子 赤精子 录图子 务成子 尹寿子 真行子 锡则子 燮色子 育成子 经成子 郭叔子
  • 卷三
    赤松子 育封子 马师皇 赤将子舆 雇佺 方回 钱铿 啸父 师门 务光 仇生 容成公 吕尚 葛由 范蠡 乎疏 介子推 涓子 马丹 平常生 陆通 琴高 寇先 王子乔 幼伯子 桂父 瑕丘仲 酒客 任光 萧史 赤须子 祝鹦翁 崔文子 朱仲  东方朔 脩羊公 稷丘君 犊子 骑龙呜 主柱 鹿皮舫 溪父 山图 谷春 阴生 子英 服闲子 文宾 商丘子胥 子主 陶安公 赤斧 呼子先 负局先生 阮丘  朱璜 陵阳子明 邢子 木羽 玄俗
  • 卷四
    天真皇人 白石生 王倪 洪崖先生 展上公 何侯 文子 亢仓子 浮丘公 宋来子 沈羲 王傅 刘奉林 成连先生 武夷君 王璋玄 韩众 王次仲 若士 古丈夫 衍门子 沈文泰 董谒 李充 孟岐 郭琼 黄安
  • 卷五
    皇初平 沈建  华子期 王远 蔡经 涉正 孙博 班孟 王刚 皇化 阴恒  李修 柳融 葛越 刘安 刘图 介玫 龙述 赵丙 折象  王遥 陈永伯 刘政 王乔 成君平 丁约
  • 卷六
    木公 九元子 上黄先生 常生子 长存子 张穆子 高丘子 蒲先生 童子先生 九源丈人 宛丘先生 青乌公 长桑公子 蔡琼  列子 庄子 刘越 王果 鬼谷先生 茅濛 西门君 徐福 郭四朝 周太宾 姜叔茂 龚仲阳 谷希子 王仲高 公孙卿 李少君
  • 卷七
    董仲君 车子侯 王兴 寿光侯 卫叔卿 戴孟 山世远  毛伯道  苏林 阳生 王思真  王仲都 上成公 桐君 刘晨 武丁 玄都先生 蔡长孺 延明子高 崔野子 灵子真 任敦 敬玄子 帛举 徐季道 赵叔期 庄伯微 瞿武 匡俗  卢耽 傅先生  黄观子 石坦 张巨君
  • 卷八
    尹喜 尹轨
  • 卷九
    杜冲 彭宗 宋伦  冯长 姚坦 周亮 尹澄  王探 李翼
  • 卷十
    李八百 匡续 玉子 离明 杜宇 李冰 鲁般 马成子 楚康王 唐建威
  • 卷十一
    孔丘明 何紫霄 唐公防 丁令威 张良 苏耽 司马季主
  • 卷十二
    刘讽 鲍叔阳  刘京 刘尽 严青 王谷神 太山老父 巫炎 李奉仙 清平吉 黄山君  吕恭 陈安世 灵寿光 张礼正 李根 黄敬 甘始 黄子阳 河上公
  • 卷十三
    安期生 魏马伯 阴长生 明阳生
  • 卷十四
    周义山 王褒  梅福
  • 卷十五
    裴君 乐巴  左慈 孔元方 焦先 阳翁伯 李意期  杜契 李阿 介象
  • 卷十六
    董奉 姚光 徐弯 茅盈 韩崇
  • 卷十七
    冯良 郎宗 淳于斟 桃俊 对斓 吕子华 蔡天生 刘平阿 张激子 赵广信 张祖常 虞翁生 朱孺子 尹虔子 郑景世 平仲节 昊睦  郭静 范伯慈 韩伟远 刘少访
  • 卷十八
    张天师
  • 卷十九
    王长 赵升 张衡 张鲁 张滋 张昭成 张椒  张仲回 张迥 张符 张子祥 张通 张仲常 张光 张慈正 张高 张应韶 张顺 张士元  张修 张谌 张秉一 张善 张季文 张正随 张乾曜 张嗣宗 张象中 张敦复  张景端 张继先  张时修 张守真 张伯璟 张庆先 张可大
  • 卷二十
    于吉 宫嵩 王道真 王玄甫 蓟子训  王乔 壶公 华陀 青谷先生 刘文饶 赵威伯 乐长治 刘根 刘伟道 夏馥 范幼冲 钟离简
  • 卷二十一
    封衡 王老  张皓  王少道 路大安 王真 陈长 王晖 昌季 张玄宾 王中伦 蓬球 鲍说 许迈 许穆 扈谦
  • 卷二十二
    杜禺  朱库 姜伯真  王霸 元藏几 王截 李荃 王可交 陈简 卢钧 王子芝 王廓
  • 卷二十三
    葛仙公
  • 卷二十四
    郑思远 葛洪 黄野人  杨羲 许翩 许黄民 陆修静 孙游岳 陶弘景
  • 卷二十五
    王远知 王轨 潘师正 司马承祯 李含光
  • 卷二十六
    许太史
  • 卷二十七
    昊猛  陈勋 周广  曾亨 时荷 甘战 施岑 彭抗 吁烈  钟离嘉 黄仁览 兰公 许大 胡惠超
  • 卷二十八
    王纂 单道开 王嘉  孟钦 郭志生 郭璞 郭文举 王质  董幼 范豹  冯伯达 马荣 韩越  严东 王灵舆 双袭祖 桓阅
  • 卷二十九
    寇谦之 李皎 韦节 田仕文 徐则 岐晖 孙思邈 胡隐遥 刘道合
  • 卷三十
    梁谌  孙彻 马俭 尹通 牛文侯 王道义 陈宝炽 王延 李顺兴 侯楷  严达 于章 张法乐  巨国珍
  • 卷三十一
    钟离权 刘纲 王烈 刘道成 项蔓都  徐启玄 万振 曹德休 杜昙永 萧子云  丁玄真 张公弼 李元基 陈道冲 王守一
  • 卷三十二
    何尊师 刘知古 王昱 昊道元 颜真卿 邓紫阳 伊祁玄解 许柄岩 摸先生 王君 梁须 王元芝 卖药翁 袁亢
  • 卷三十三
    陈兴明 尹道全 施存  了然子 邓欲之 徐灵期 邓郁之 陈惠度 张昙要 张如珍 廖冲 由吾道荣 贾自然 萧灵护  张惠明  李思慕 申泰芝 张太空 柳实
  • 卷三十四
    陈法明 王十八  孙登 嵇康 东郭延 乐子长 凤纲 赵翟 王玄甫 尹思  张岳  王仲甫 王先生 赵郎
  • 卷三十五
    王履冰 岑道愿 王顺 吉留馨 王贾 王叔明 唐若山 王向 罗子房 王厦 王四郎  叶千韶 王璨 李珏 许仲源 施无疾
  • 卷三十六
    宋愚 韦善俊 张惠感 张志和 朱孺子 王老 侯道华 马湘 郎通微 许错  金可记 宋玄白 贺自真
  • 卷三十七
    邓去奢 蓝采和  张果  许宣平  薛昌 昊筠 李白
  • 卷三十八 刘玄和 杨泰明 李贺  轩辕弥明 刘商 刘嘈 罗万象 殷文祥  谭峭岩
  • 卷三十九
    叶法善 邢和璞 申元之  罗公远  薛幽栖 王柯 李聿 杜升 羊惜  谭峭
  • 卷四十
    薛季昌 田虚应 冯惟良 陈寡言 徐灵府 刘元靖 叶藏质  应夷节 左元泽 吕志真  杜光庭 闲丘方远
  • 卷四十一
    聂师道 张氲 傅仙宗 成道士 赵惠宗 翟法言
  • 卷四十二
    舒虚寂 向道荣 任可居 程太虚  俞灵环 赵知微 刘道平 聂绍元 徐左卿  李遐周 谢通修 韩湘 轩辕集 熊德融 刘德本 厉归真
  • 卷四十三
    朱桃椎  感庭秋 边洞元 李真 郑遨 李守微 程晓 谭紫霄 黄损  王老 采药民 杨通幽 崔伟  韦古 徉狂道士 韦老
  • 卷四十四
    卢生 刘无名 李终南 柳条青 李浩 张辞 李老 陈允升 许鹊 橘叟 道左老人 终南山翕眼谷 鹿人 刘拣 白衣人  房州工人 江叟 洪志 桑俱凤 司马郊
  • 卷四十五
    吕岔 施肩吾 徐钧  钱朗  杨云外 王昌遇 尔朱洞 应靖
  • 卷四十六
    王仙君 李升 伊用昌 胡二郎 张鳌 李梦符 乐子苌  昊涵虚 李云卿   张荐明 贺元 郭恕先 陈陶  孙成 许坚  沈麟 黄万护
  • 卷四十七
    陈搏  苏澄隐  刘若拙 张白 混沌道士 丁少微 陈花子
  • 卷四十八
    张契真 张元化 张齐物  张无梦  程仙翁 涂定辞 郭上鳌 赵抱一  武抱一 朱自英 李仙人 刘从善 蓝方
  • 卷四十九
    侯先生 张九哥 安昌期 陈景元 刘玄英 张用成 马自然 石泰  薛道光 陈楠  白玉蟾  彭耜 朱橘
  • 卷五十
    杨宸 李鉴夫  赵灵运 屈突无为 率子廉 刘希岳 穆若拙 吕大郎 王鼎 刘防 罗道成 曾志静 归真子  孙希龄 周贯  刘元真 陈太初 马宣德 胡用综  黄知微 毕道宁 田端彦 刘跛子  水丘子
  • 卷五十一
    张虚白 刘卞功  刘元道  董南运 王秉文 刘烈 蓝乔 沈东老 车四 章誉 邢仙翁 贾善翔 周史卿 刘大头
  • 卷五十二
    刘混康 王荃  徐守信 张润子 王吉 祝大伯 刘益 魏二翕 王老志 李思广 荣阳 雍广莫 皇甫涣  茴香道人 邹葆光 龚元正  沈若济 张淡 张拱 李爰 蒋风子  莫道人
  • 卷五十三
    林灵菔 王文卿

历世真仙体道通鉴序


白海琼先生曰:晋抱朴子作《神仙传》,所纪千有余人。刘纲法师复缀一千六百为《续仙传》,宋朝王太初集仙者九百人为《集仙传》。宣和问考古校今,述所得仙者五万人,谓之《仙史》。盛矣哉、太上无为之教也,每观超俗至士,洁己高人,或孝子忠臣,或烈妇贞女,傲节于清虚之地,游心于玄妙之乡,欲隐晦以韬光,慕超凡而跻圣。故乃嚼浑沌,握洪濛,饵日月之精,参天地之化,澡心而浴性,养素以存真。探虚无以为立鼎之根基,究妙有以为炼丹之药物。铅升汞降,赖水火以烹煎;虎跃龙腾,仗阴阳而制伏。故有金翁诧女之号,黄婆丁老之名,是皆修炼之秘事,升玄之密旨也。太上垂教,字曰金丹,得人则传,誓盟授受。其始也,炼精为气,炼气成神,炼神合道,以至旱阴剥尽,体变纯阳,身外有身,胎仙变化。方日丹圆九转,法契大成。以至积阴功而至三千,修德行而逮八百,太一符召,移居蓬岛之间;上帝诏征,飞步大罗之境。其次功行则四种尸解,百变神游,更且师资有殊有分,修习不一。或念经持咒,饮水吞符;或存思运用,咽津服气;或饵草木之药,或烹金石之丹。万法千门,总归一道,所谓处处垂杨堪击马,家家有路到长安。然惟内炼金丹,该括万化,如遵正路,如水朝宗。故凡尸解飞升,莫不由此超度。方其修炼之时也,忘世荣华,甘心寂澹,灰头垢面,破服弊衣。或露宿而雨眠,或松餐而涧饮,或和光而混俗,或厌世而避尘。散处山林,褊游湖海,宴息洞府,涉览世途。其庸辈凡流,轻耳贱目,耆以告稚,甲以谕乙:此贫道人也,此丐子流也。近之者转身,睹之者回盼,其有能尊而事之者,畿希,有如贵宦者恃圭爵以为高,富豪者怀金赀以为重。其笑而耻为之似者,纷纷皆是矣,及其潜功外修,精心内炼,乘云驭气,策空驾浮,名纪上清,身柄碧落,则谎冕屈尊而下拜,金紫仰慕而惊心。吁,吾于道又何损益哉。惟我元始天尊,在昔大浮黎土宝珠说经,都竟天人,廓散十方。当此之时,道浃群黎,恩沾万有,茂开劫运,启迪真风。逮至无上道君太上老君继演斯玄,迭振其化。暨我昊天上帝,符历开极,真道凝虚,梯级草仙,陶冷万类。白日飞升之士,尸解神变之人,自古迄今,益盛而益隆也。愚者一介渺微,苦耽玄学,欲希度世,颇厌俗纷。常观儒家有《资治通鉴》,释门有《释氏通鉴》,惟吾道教斯文独阙。白海琼先生之所谓传、所谓史,皆不见行于世问,因录集古今得道仙真事迹,究其践履,观其是非,论之以大道而开化后人,进之以忠言而皈依太上,务遵至理,不诧虚文。但真仙玩世,显少隐多,其所留名,百不逮一。且传记行藏每有闻见之先后,踪迹变化难以次序而铺舒,是故不可例世问作史编年纪事论也。如得一名真仙证道,须是详审校定,严行笔削,不敢妄书。庶几剖判仙凡,垂名者贵,人问天上普见愚衷,惟万劫至人上士鉴之焉。编成,名之日《历世真仙体道通鉴》。浮云山圣寿万年宫道士臣赵道一再拜焚香谨序。


传闻异辞,所传闻异辞。死神仙狡脍,或亡氏名,变氏名,不可知。如张子房传黄石公即赤松子,赤松子即圯上老人,圯上老人即四皓,四皓即东海君,束海君即力士。人自不悟,当时若非此一老人变化,岂有平沙旷野能自蔽并蔽力士,又岂有路傍兵革,问有四老同处,为上所知,而人无闻焉。从是而推,八公能老能少,眇道士遽如许,遽如许,皆意生身,一一不足怪。又从是而推,《真诰》所称圣贤忠孝,文人才士,古今一气,有随化而无诚死。盖天地,一□人之身也;吾天地之身也。尝欲效班孟坚人名表谱,轩辕以来,得道之士虽有精有赢,有真有伪,然此为天仙,此为地仙,此为柄隐,如此而修炼成。如此而服食效,如此而无成与不幸。可师可慕,可警可惧,不得于其萃,则得于其类。如赵文子冠而受教,如诸菩萨一时对佛说法,至言满眼,诸门洞开,要为有益于无穷无量,非特记姓名事迩而已。古瑞赵全阳高士,乃能会聚刘子政、葛稚川至近年诸书,罢精竭力,朱窠细字,如虫蚀叶,不可为万计。虽传闻所传闻异,而大略具是矣。予因是又见北方所谓作者,皆不为诡怪方技与不可知,而自不可及,殆真教也。有蠹鱼者,不可谓知。然得仙字食之如发人者,得其发食之亦仙。全阳寤寐,是间食仙也。多矣,非直蝉比也,傥得其一发,足与老仙共传。敬哉,吾题是集,为顾将军人物点眼。凡质已飞,复欲疑武陵人云,我则不暇。甲午五月庐陵刘辰翁书。


自昔得仙者皆云名应图史,此图史在天上地下,名山洞府,不系世问。《度人经》言:元始说法始青天中,十方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日无极,日无量,日无鞅数众,正犹佛书说三世十方河沙数,百千万亿那由他。不可说,不可说。诸佛菩萨欲人人而往名姓,字之竹帛,殆不堪纪。更生《列仙》,始赤松,终玄俗,上不及黄帝。稚川《神仙》,始广成,至封君达,下不及晋代。沈纷《续仙》,谓人问得仙之人,犹千不得闻其一。《真诰》载杨君笔受地下主者,谓有职位粗相识,其无位者不可一二尽知。如此,散者无限数也。要知,玄间有仙籍,人问有史籍。人不能知仙,仙不求闻于人,故数目悬而详略异耳。浮云山道士赵全阳,着仙鉴编纂,详考订核,可谓仙之董狐矣。抑余有疑焉,稚川传淮南王八公事甚伟,谓汉史秘之可矣,更生父德治淮南狱,得鸿宝《枕中书》,诵之以为奇,及着《列仙》,乃槟淮南八公而不列。江乡问相传旌阳事逊,焜曜耳目,及考《真诰》,载诸许真胄家世谱系、讳行伯仲君草从,上自司徒、下至虎牙玉斧,独一语不及旌阳,名不挂谱。《真诰》作于梁,距束晋不远,未应堕史之阙文,良可为怪。今全阳所纪,刘安、许太史风绩,相望于《列仙》、《真诰》,得无问然否?若天真列圣玄间地位已在经藏,若存之仙鉴之目,反似挂一漏万,一一具述,不可胜书。全阳笔削间试重思之,关逢敦胖。岁三月中渐中斋叟邓光荐书于本一庵。


旧见儒家有夫子礼文,史四明斥之曰:尊之乃所以小之。此考亭所以于白鹿洞亦不欲塑夫子像,止于祭时设位也。然夫子世系竟未有过而问者,此止斋老因观复实录,重为儒教感也。浮云山道士赵全阳编《仙鉴》,可谓能人所不能者。敢问夫子非海上广桑山主宰邪,此载之韩况传,列之金录醮位者,君重遗之,何也?岂君所编施仙名存者即孔门三千之徒,而夫子之尊固已隐于辞之所不及邪?噫,尘尘刹刹玉皇身,总入无边明镜裹。请以斯语为君赞云。


进表


臣道一言:伏以大道无为,先天地之始;真仙垂教,一旦今古以同。爰自三皇以前,世代绵邈,结绳为政,无文字之可稽。逮至伏羲氏,始立书契,后世则而效之。而历年滋多,竹简湮没,太古之事,后世十不得闻其一。人心不古,深可叹也。赖有太上之化身,历世出而阐教。是以世降俗末之际,犹存还淳返朴之风,不亦伟欤。臣道一诚惶诚恐稽首顿首,恭惟太上昊天金阙至尊玉皇上帝陛下,真常湛寂,智慧妙圆,作三界之师尊,总十方之玄范,永弘至道,无量度人。臣不揆愚昧,采摭经传所载,得上圣高仙真修实行之可纪者,编为《历世真仙体道通鉴》一部。于以公评论于道德,于以揭仙圣之范模,用显真宗,赞扬大化,将昭先觉,变诏方来。但真仙住世,每隐景潜形,远化莫测,留名于传记者,百不得一焉。请以浅近之见,为陛下陈之。谓如三清之境,十方诸天,海上神山,海外五岳,天真上帝,真人神王,威如雷霆,朋如星斗,皆莫不有攸司。而《度人经》所谓十方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数众,有非人世之所能尽述。今据真经所载。前列高真上圣数位以举纲维;其次羲农轩三皇之世得真仙名于世者数十人,以显天人交通之始。自三皇以降,虽真仙脉络传授接踵于其问,然多尚隐逸,不立文字,其声迩亦问闻于人。今自历五帝三代,得真仙名于世者几百人,然亦不能究其出没变化之详尽。逮至殷周,太上复化身下降,大道阐扬,故自历秦汉三国大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宋朝,中问垂教立法,莫盛于此o.然而洞天福地,朝市林泉,或和光同尘,或隐形韬边,有传记之所不能尽载,耳月之所不能周知,所得真仙名于世者几千人而已。外如世人之感遇,或飞仙下降,或神仙戏游,隐姓潜名,倏忽遐迈者,多不与笔。所编者,特真仙躬行践履之接于人之闻见者尔。然而绵历今古,编载岂无差讹;臣赋禀凡愚,述作岂无谬戾。伏冀陛下察其微个,念其向慕而省览焉。然后颁付人间,以为方来证真仙子之监戒,此臣区区之至愿也。臣干冒天威,不胜战栗,所以编成《历世真仙体道通鉴》,谨奉表陈进以闻。臣道一诚惶诚恐稽首顿首谨言。


浮云山圣寿万年宫道士小兆臣赵道一上表

仙鉴编例

一、首列三清上帝,五老高真,自为五卷。并用引经为据,举其大纲,以示敬天尊主之象,名曰《通鉴外纪》。其《体道通鉴》始自上古三皇,下逮宋末,其得道仙真事迩乃搜之掌书,考之经史,订之仙传而成。.问或芟繁摭要,不敢私自加入二黄,庶可示信于后,亦窃比述而不作之意。

一、修仙有五等,炼丹有三成。既以证真,妙用莫测,只得浑融而书之,难以分别异同优劣高下。

一、诸仙传载飞升冲升、上升升天、登天轻举、仲举升举、飞举登真、升真尸解、解化升化、羽化隐化、示化示卒,示终等例,并照元传书之,不敢改易。

一、真仙修践有合于道德五千言者,问立论断归美,以示崇尚道德之贵,后之学者宜取则焉。

一、是书编次难以玫窍年代,故揭其大略次序而已。其有一博学之士能考究者,幸刊而正之!

一、辨《资治通鉴》年谱差.误。-考周之世。厉王在位三十六年,周召共和十四年,总五十年。令《通鉴年谱》乃作厉王在位四十年,共和又五十年,则是总九十年,而差加入四十年在内。世岂有大臣辅少主,居摄五十年而方归政之理。只据刘恕作《外纪》,厉王亦不曾有四十年;而书共和十四年厉王崩乎负,即不曾有共和五十年之说。此作《年谱》者之误也。且周之诸王享年有差互增喊,乃总其享国,共九百二十七年。考之,乃是周之世差加入一循环甲子在内,五十四年在周,六年在商,因而所排甲子纪年并差。又据刘恕《外纪》论断,亦准三统历纪,西周东周共八百余年,未尝有九百余年之说,又可见后人作年谱差误分晓。自周上至唐尧元年,诸家所载帝王纪年虽有不同,而不曾外加入一循环甲子在内,姑真勿论。下至秦元年起,方与诸家所载纪年同。

一、《历世真仙体道通鉴》成,其中年月,用谢观复作《混元实录》中年谱,亦欲效《资治通鉴分体。再修《历世真仙传道通鉴》一部,因先考年代,以遗方来,如《资治通鉴》起周威烈王,《释氏通鉴》效之起周昭王,则道家用二家之体,合起殷阳甲,盖老君以阳甲十七年自泰清境分神下降,托孕于玄妙玉女也。今考刘恕《通鉴外纪》,及邵雍《经世书》,与道家经书所载历代帝王享国年谱特异。三书之异,盖因所载享国修短之不同,所以纪元年甲尽不相符合。刘邵之作,乃儒家考古之前辈,而二人之所考已异,儒者亦莫能分别是非。或曰:刘之书志在深究治乱,而不专意年甲;邵之书考明数学,专注意于年甲者,或邵之书是也。如是则刘之书本于史书纪年,史果妄乎?或曰:前代久远,莫能辨惑。此说良是矣。今编《体道通鉴》,只合本一于道家所载经书,如谢观复所编《混元实录》年谱,盖已考究详尽,后之述者幸无疑焉。